《校園美女攻略寶典》

下載本書

添加書簽

校園美女攻略寶典- 第189部分


按鍵盤上方向鍵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頁,按鍵盤上的 Enter 鍵可回到本書目錄頁,按鍵盤上方向鍵 ↑ 可回到本頁頂部!

高興卻真的是有些怒意了,一巴掌就打在那人的小臂上,用的勁兒還不小,而且是一股抽上去的巧勁兒,啪的一聲脆響,姓馮的家伙就覺得自己的小臂上有點兒火辣辣的味道,抽了一口涼氣縮回了手。

“我再跟你說一遍,你那個爪子別老伸啊伸的……”高興指了指姓馮的家伙,但是也不想跟這種人多糾纏,又想帶著王若琳離開了。

姓馮的家伙也火了,直接就撲了上來。也許是真地喝的有點兒多了,居然一拳向著高興的腦后襲來。

高興覺得腦后一陣涼風,下意識的腦袋一偏,堪堪好躲過了姓馮的家伙的這一拳,然后一個半轉身,拳頭捏實。打在姓馮地家伙的小臂上。

緊接著,高興也是真存了給這個家伙一個教訓的念頭,一拳之后身體并沒有收勢,而是繼續轉著身,腳也毫不猶豫的抬了起來,直接踹在那個家伙的胸口。姓馮的家伙一圈落空,小臂又被打了一拳疼得不輕,突然胸口又覺得一股大力傳來,直接一個仰面就栽倒了下去。

看到那人倒在了地上。高興不屑的搖了搖頭,帶著王若琳回到了自己那個卡座里。

舞池里夏添、小孽那幫人也明顯注意到了這邊的動靜,特別是有人摔倒之后。舞池邊上一片喧嘩,再看到高興居然拽著一個二十多歲的美女坐在了他們地卡座那邊,不禁一個個也不知道發生了什么事兒,趕忙都回到了卡座那邊。

王若琳不但長的比她的實際年齡小太多,遇到這種事情地時候,也像個小孩子一樣。看到高興跟姓馮的家伙打了兩下,居然嚇得有點兒小臉煞白,身體也開始微微的哆嗦了起來。

“高興……你剛才怎么了?”夏添等人七嘴八舌的問到。

高興勉強笑了笑,站起來給他們介紹:“若琳阿姨。這些都是我的同學和朋友……”那幫人一聽高興管王若琳叫阿姨,全都愣住了。在他們看來,王若琳充其量也就是二十出頭么,怎么看都不像是三四十歲的女人,怎么高興會叫她阿姨呢?

而且,剛才夏添和劉筱雪以及安西看到高興拽著一個美女回來了,還覺得忿忿不平的,以為高興又去拈花惹草了,而且還居然跟人家發生了沖突。但是同時又覺得很奇怪。高興又不是這種大膽的色狼,更加不可能當著夏添她們這么多人的面去搞這種名堂,一時間很是有點兒迷惑不解。

高興也是看出來這幫人臉上地表情有些不對勁,所以直接就喊了一聲阿姨。

“這位是王若琳阿姨,是霍清的母親……”

這話介紹完畢,眾人就恍然大悟了,隨即對霍遠閣和王若琳的事情了解最多的劉筱雪先伸出了手:“阿姨您好,我是劉筱雪,我父親……”

王若琳看到這么多人圍著自己。也恢復了一點兒。強笑著說:“我知道,你小時候我還抱過你呢!都長這么大了!”

劉筱雪臉一紅。蔣纖多嘴說了一句:“霍清的母親不是在美國么?怎么跑到江中來了?”

高興也不知道是怎么回事,于是看著王若琳。很明顯,霍遠閣和霍清肯定都不知道這件事,否則今晚吃飯的時候他們沒理由那么老神在在的,王若琳回國了,特別是回到江中了,為什么卻不跟霍遠閣他們聯系一下呢?就算是不想跟霍遠閣聯系,那么霍清可是她的女兒啊!

王若琳的臉又微微一紅,果真就像個小女孩兒一般地:“我回來是有些工作上的事情,本來想全部搞定了之后給清兒一個驚喜的,可是沒想到……”

眾人這會兒終于都回過神來了,特別是小孽和樂言這兩個家伙,他們雖然都還年輕,但是也總是男人么,看待王若琳的眼光里就帶著男人特有的方式。特別是樂言,完全就不知道王若琳之前的任何事情,只是在不斷的驚嘆眼前這個女人的美麗,跟眼前任何一個姑娘相比似乎都毫不遜色的樣子。

之后聽到高興管她叫阿姨,并且還說是霍清地母親,樂言雖然不認識霍清,但是之前跟高興換車地時候還是見到了霍清的,也知道那是一個十六七歲地女孩子,那么這個王若琳就至少都有三十六七歲了吧?居然看起來只有二十出頭的樣子,實在是不能讓人不感到驚訝了。

這幫家伙一個個都開始贊嘆的說道:“阿姨還真是年輕啊,看起來比我們都大不了幾歲。老天吶,要是我(我老婆)以后能像阿姨這樣,就好了!”

眾人正嘰嘰喳喳說個不停,王若琳卻有些擔憂的拉了拉高興:“高興,要不然你們還是先走吧,馮成是不會這么放過你的。他那個人……”王若琳欲言又止。

“那人是誰啊?怎么會那么無禮的?”高興其實有很多很多疑問想問,可是這會兒亂糟糟的。也問不清楚,而且,他也不知道王若琳是不是想說,自己也不過就是她的一個晚輩而已,有些話是不方便問出口的。

“唉……都是莫梵那個家伙……”王若琳嘆了口氣:“她也是為了我好,只是沒想到這個馮成居然會這么露骨。你們還是趕緊走吧。這個人不好惹地。”

高興點了點頭:“那您呢?我送您回酒店吧?”

王若琳搖了搖頭:“我沒事兒,他不會拿我怎么樣的!”

高興一聽就崩潰了:“什么叫他不會拿你怎么樣啊?剛才我要是不過去,他肯定上下其手了,這個家伙一看就不是什么好東西。阿姨,要不然您跟我們一起走吧。”倒不是高興怕事,而是今晚這么多女孩子,并且像是馮成這種人,沒必要跟他真的慪氣。

“我……”王若琳有些為難。

她其實也很想一走了之,懶得跟馮成這種人多嗦。但是自己這次回到江中,就是因為莫梵介紹了馮成給她認識,她才會回國辦事的。現在就這么走了。王若琳多少有些不甘心,這事兒還沒辦完呢。

“阿姨,你是不是有什么事情要求那個家伙辦啊?你干嘛不去找一下霍叔叔,在江中只要不是什么特別過分的事兒,霍叔叔一般都能幫你達成心愿的,你又何必去求那個馮成呢?”

這話說地王若琳卻是臉色一變,神色有些黯然的搖了搖頭:“我就是不想找他,何必累人累己呢!我自己就能搞定的。”

“您現在就是搞不定,恕我說句不敬的話。那個馮成明擺著就是想跟您……跟您上床么……”高興猶豫了一下,還是把那個詞赤裸裸的說了出來,昏暗的酒吧燈光下,王若琳的臉上明顯一紅。幸好高興的聲音并不大,只是跟王若琳單獨說的,其他人倒是聽不清楚。

“我不知道您有什么事兒非要求他不可,但是,很多途徑都可以幫得上你,你又何必非要找他幫忙呢?就算你不想讓霍叔叔幫你。我也可以讓我爸爸幫幫忙么!”

王若琳看了看高興,臉上突然綻放了一絲被人關心地微笑:“高興,謝謝你,我知道你父親人面也很廣,不過這件事他幫不上忙。清兒的父親倒是可以,可是我實在是不想找他,我不想再欠他什么了,你明白么?”

高興點了點頭,但是依舊很擔心那個馮成……

他們正在說著話兒。卻聽到外頭已經吵吵嚷嚷的了。再一看,整個舞池里地人已經被請走了一大半。只有不多的二三十個人還在被人推推搡搡的讓他們趕緊離開。

一眼看過去,高興就看到那個馮成正得意洋洋的站在舞池的那邊,舞池里那些吆喝著趕人的家伙們,顯然都是他喊來的。

馮成剛才被高興一拳一腳放倒在地,他也很清楚憑自己在高興手下是討不到什么好兒的,所以才沒有立刻追上來繼續騷擾他們。馮成從地上爬起來之后,立刻跑到了酒吧外頭,給自己那幫小兄弟們打了個電話,等到人齊了,這才重新殺了回來。

舞池里那幫家伙正在罵罵咧咧的趕著人:“你們不想被傷著就都給老子退到一邊去……”

普通地客人一看到這幫人兇神惡煞的樣子,已經挺冷的天了都還一個個袒胸露懷的,胸口和膀子上還有紋身,就知道這幫人都是在外頭混的家伙。也知道不好惹,所以一個個早就惟恐避之不及的退回到自己的位置上去了。這種情況在酒吧里也不會太少見,通常都是找事主兒,打完了把人拖出去也就完事兒了,這里頭酒照喝舞照跳,是不會影響到其他人的。所以普通的客人自然是一個個都回到自己地位置上看著舞池里的這幫人。

看到這樣的情形,高興也知道今晚不可能這么走出去了,看了看對方,也就是十幾個人,在這樣的場合他們倒是也不至于動家伙,再看看自己這邊,他跟小孽兩個人就算是搞不定對方這些人,也不會吃特別大的虧。

于是高興趕緊對那幫女孩子們說了一句:“對方來找茬了,你們趕緊打電話報警……”再看了看王若琳,用商量的口氣說:“若琳阿姨,報警的效果跟直接找霍叔叔其實差不太多,他很快也會知道這件事。你看……”

王若琳也知道,事情發展到這份上再說什么不想讓霍遠閣知道,也沒什么太大的可能性了,便點了點頭說:“行,你通知遠閣吧……”

高興這才沖著劉筱雪說:“筱雪,你給霍叔叔打個電話吧,我和小孽去拖住他們……”劉筱雪沉穩的點了點頭,高興和小孽很默契地一笑,并肩往那幫人那邊走了過去。

夏添一下子跳了過來:“我跟你們一起去!”說著還比劃了一下跆拳道地手勢。

高興沒好氣的瞪了她一眼:“你真以為你那個什么跆拳道有用啊?給我乖乖地躲到一邊去。省的對方有些不守規矩的家伙,跑來騷擾你們,你還能擋兩下。”

夏添看到高興有些發火了,委屈的退到一邊。

高興和小孽剛想邁步,一只手卻伸在了他們面前……

 二一七.想跑?!

二人一愣,看著身體跟高興差不多單薄的樂言,眼神里很有點兒難以置信。倒不是質疑樂言跟他們交情還不夠深,而是覺得說講義氣也不是這么講的。對方明顯都是小混混,人多勢眾的,樂言跟著湊這樣的熱鬧顯然不夠明智。

“剛才你打那個家伙的身手我看到了,你未必比我強吧?有機會咱倆單練練,今兒就一起上。你們放心,這些個膿包我還不放在眼里。”樂言依舊笑瞇瞇的,可是高興和小孽卻從他身上聞到一股不同剛才的味道,那是一種戰意,只有做好了打斗準備的人才會有,而且身上一定有功夫,普通人就算被逼到非開打不可的份上,也不會有這樣的戰意的。

“真的沒問題?”高興還是有些懷疑的問到。

樂言笑了笑,拍拍高興的肩膀,認真的點了點頭。

三人這才相互笑笑,一起走下了卡座,繞開那些在旁邊看熱鬧的客人,走到了舞池的邊上。

“喲,還挺有種,沒喊你們呢就自己出來了!?也好,省的老子麻煩了!”馮成一看到高興出來了,臉上掛著獰笑叼著根煙走了過來。仗著自己人多,很是耀武揚威。

高興都懶得搭理他,只是很不屑的看了看對方的人:“也就是說你打算仗著人多欺負人少咯?”

馮成依舊怪笑著:“是又怎么樣?”

這時候。王若琳似乎還抱著一線希望。走到高興地身邊。沖著馮成喊了一句:“馮先生。請你……”

馮成似乎知道王若琳想說什么。桀桀怪笑著說:“這小子剛才那么囂張。居然還在太歲爺頭上動土。老子今兒要不是給他點兒教訓。以后還怎么跟道上地兄弟們交待?”說罷。還很得意揚揚地看著自己那幫人。似乎在問:是不是啊?兄弟們!

“馮先生。今晚地事情也是事出有因。這是我一位很好地朋友地兒子。看到你拉著我地手。一時氣憤才會……請你看在我地面子上。能不能……?”王若琳似乎有些臉紅。

馮成盯著王若琳。似乎對王若琳害羞地樣子很是滿意。不由得更加狂妄:“你也知道。我對你沒什么惡意。只不過若琳小姐你太美麗太迷人了。如果你可以陪我玩個痛快。我倒是可以考慮放過這個小子……”說罷。似乎很有點兒意猶未盡地看了看高興他們身后地夏添等人。摸了摸下巴。很有點兒淫邪地補充了一句:“小子。如果你給我倒杯酒好好地賠禮道歉。然后讓你那幾個小妞兒朋友陪我這班兄弟喝喝酒樂呵樂呵。今晚地事我就大人有大量不計較了!”

高興一聽。眉毛立刻立起來了:“要我給你倒杯酒是吧?行啊。你過來。我給你斟酒道歉!”話是這么說。可是臉上哪里有一點兒害怕了想要息事寧人地樣子?

馮成也不是傻子。自然看出來高興根本是言不由衷。他自己可不敢過去。高興剛才那一腳踢在他胸口。現在還隱隱作痛呢。

他身邊那幾個家伙早就注意到跟著高興他們來的女孩兒們一個個都是極品啊,就想著一會兒怎么占點兒便宜呢,真要說讓他們怎么樣。他們也知道沒什么可能。可是,教訓完高興這三個家伙之后,再調戲一下那幾個美女,順手占點兒小便宜,他們是做慣了的。

于是一個個都吹?
小提示:按 回車 [Enter] 鍵 返回書目,按 ← 鍵 返回上一頁, 按 → 鍵 進入下一頁。 贊一下 添加書簽加入書架
江西快三开奖结果和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