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校園美女攻略寶典》

下載本書

添加書簽

校園美女攻略寶典- 第256部分


按鍵盤上方向鍵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頁,按鍵盤上的 Enter 鍵可回到本書目錄頁,按鍵盤上方向鍵 ↑ 可回到本頁頂部!
福鈧找慚≡窳送仔斡篩咝撕桶參髯雜傻姆⒄埂?br />
約三章也好,約八章都沒用。即便是安普若夫婦如何叮囑安西一定要守住自己的最后防線,不能將女孩子最寶貴的東西交給高興。可是對于安西而言,如果不能把自己完全的交給一個自己如此深愛的男生,那么這個所謂的處子之身又有什么意義呢?他要,就給他。這就是安西最為單純地想。

今天。不光是高興,其實安西自己也是得償所愿。

在此之前。安西想象了太多次自己跟高興躺在床上會是一種什么樣子的局面,想象了太多次將自己交給高興的時候。是愉悅還是痛楚,是快樂還是悲哀,卻無論如何也預料不到,居然可以如此的愉悅,如此的快樂。幾乎是自己生命中最快樂地一個小時,可以如此滿足地跟一個男生擁抱在一起,嚴絲合縫,彼此之間再也沒有了任何的距離。

大概是發現了安西在走神,兩只漂亮地大眼睛仿佛有些發白的樣子,高興在安西地腮邊親了一口,溫柔的問到:“想什么呢?”

安西沒有任何的驚訝,并沒有被人從沉思中打斷的意外,只是轉過頭,看著高興的眼睛,心中想到,這個死家伙為什么會有一雙如此清澈的眼睛,仿佛看不到底一般,卻又如此的讓人心動。自己是不是第一次見到高興的時候,在宿舍樓下,那么主動的要求跟高興交換電話號碼,就是受到了高興清澈干凈的眼神的影響?

“在想我們以前的一些事情……”安西柔弱的笑了笑,初次之后的疲憊。

高興看了越發的心疼,將安西緊緊的摟在懷里,大手輕輕的搭在安西的上,無意識的撫摸著:“我們以前的事情?哪一件?”

安西笑了笑,難得的顯現出一點兒俏皮:“我來考考你,你還記得我們以前的多少事情,我們是在什么時候什么地方認識的?”

“在圍棋社,那是……”高興娓娓道來,從安西是如何從隔壁的房間走到這邊,又是如何答應了跟他們一起去夜宵,張璐璐在飯局之中傻乎乎的亂點鴛鴦譜,再到后來兩人如何有了第一次單獨的約會,甚至于高興第一次牽了安西的手之后,興奮的大喊大叫等等一切細節都說的如此詳盡,比安西腦海中的印象都還要詳細,就仿佛這個家伙把一切都拍成了電影存在了腦海中一般,此刻只是在重播。

聽著高興一點點的把時間從半年多前移動到了現在地坐標,安西更加確定。自己的選擇沒有錯,高興就算是有再多的女朋友,憑他的聰明也能給每個女孩子完全相同的愛意,甚至于不比其他地男生專注的只給一個人的愛要少。

有時候,戀愛中的女生。對于男朋友的信心就是如此的不可理喻,就是如此的盲目,她們遠比相信自己更加相信對方,前提是她真的很愛很愛這個男生。

“你記得真清楚……獎勵你一個吻!”安西昂起了頭,跟高興深情的吻在了一起。

纏綿半晌之后,高興把安西抱得更緊,很是有些心疼地問到:“今天怎么想起來跑到我這里來了?”

安西有些不好意思的低下了頭,把身體往高興的懷里又拱了拱,用低到自己幾乎都聽不見的聲音說:“人家就是想把自己當成圣誕禮物送給你么!”高興聽了一愣。隨即哈哈大笑,覺得安西實在是太可愛了,可愛的如此獨具匠心。

聽到高興的笑聲,安西越發的不好意思起來,渾身又開始發燙,不禁像個鴕鳥一般,將臻首死死的埋進了高興地懷里,仿佛這樣她就聽不到高興的笑聲了一般。

輕柔地撫摸著安西光潤而緊繃的皮膚,高興心里的欲念之火不禁又被點燃了。某些部位又很是不安分的翹了起來,頂在了安西精巧的小上。

“呀……”雖然已經跟高興發生過了那樣的關系,可是一旦高興突然的興奮起來,安西多少還是有些不適應,她聽到,自己耳邊高興的呼吸又有些粗重了。

聽到安西微微有些受驚的叫聲,高興自己也有些赧然,不禁縮了縮身體,想要避開一些。可是不曾想這樣地移動,卻增加了摩擦的刺激,讓那處本就挺翹的玩意兒,越發的激動起來。

可是,高興也知道。初經人事的安西是經不起自己兩次地折騰地。何況第一次他的活塞運動幾乎做了整整地半個多小時,別說是一個剛剛破瓜的女孩子。就算是有過三兩次經驗地劉筱雪,有時候也吃不消高興這樣的舉動。那次跟劉筱雪四溢之后,劉筱雪幾乎整整兩天都覺得兩腿之間有些腫脹,走路的時候都有些不舒服,這讓高興很是擔心,發誓以后再也不要這樣去折磨自己的女人了。

安西感覺到了高興的興奮,但是半晌又沒有感覺到高興有所行動,不由得好奇的轉過身,看著高興問到:“你……是不是又想……”眼睛微微瞄向高興下半身的昂揚,瞬間羞紅了整張臉頰。

高興頗有點兒尷尬的點了點頭,卻又堅定的說:“沒關系,我們安靜的躺一會兒,我就好了。”

安西并不是太懂這些,她只是單純的覺得高興想要,自己就應該滿足他,之前是這種想,現在已經完全成為高興的女人之后,這種想就越發的強烈了。

“想要我就給你……”安西主動的昂起頭,貼在了高興的胸口,小舌頭居然伸出來,輕輕的、又有些好奇的舔著高興胸口凸起的肌肉,給了高興一種別樣的刺激。

高興暗叫一聲該死,原本強行壓抑住的欲火被安西這么不經意的挑逗之下,居然異常的蓬勃了起來,可是高興還是極度的忍耐著自己的欲念,輕輕的推開了安西。

看著安西微微有些詫異的表情,高興不忍的小聲說道:“你第一次不能這樣的,會傷了你的,剛才你已經很疼了吧?”

安西這才明白,同時也的確感覺到雙腿之間有些脹痛感。開始的時候她還以為是處子之身被破之后的必然結果,可是聽到高興這樣一說,她也感覺到了,之前那種撕裂的痛感幾乎已經完全消失了,早在跟高興完美貼合的時候已經差不多消失了,現在的脹痛感卻是因為其他的原因。

雙頰再次飛紅,安西不好意思的藏在高興的懷里:“那你怎么辦啊?頂得很難受呢!”其實,安西的心里何嘗不是又有了渴望,初嘗的美妙的她,當然也會有自己的渴望,這本來就是人類最為質樸的感情和沖動。

雖然的確覺得有些難以忍耐,可是出于對安西的心疼,高興告訴自己必須忍耐,忍不住也要忍:“沒事兒的,一會兒就好了。我還是先去洗個澡吧!”

高興說完,松開了安西,準備跨過安西的身體去洗手間洗澡。

可是安西看到高興站起來之后,胯間那桿長槍依舊是劍拔弩張的樣子,不禁羞得把小腦袋全都藏進了枕頭里。等到高興穿上拖鞋走進了洗手間,并且很快傳來嘩嘩的水聲之后,安西卻又出神的看著天花板,心里很是猶豫著,要不要陪高興一起洗個澡。

“聽說情侶之間應該一起洗鴛鴦浴的呢!”安西眨著可愛的大眼睛,無比天真的自言自語。

 二七七.兩個人的為難

躺在夏添身邊,林苑看了看熟睡的時候甚至會撅起嘴來的夏添,睡夢中的夏添也是那么的惹人憐愛,著實的讓人心動不已。就連林苑這個同為女孩子的身份,居然也會因為夏添微微閃動的睫毛,以及她撅起的紅唇而心動。

是誰說過每個人其實都有不同程度的同性戀的傾向?至少林苑現在就是如此,她同時也能清晰的把握住,自己并不是真的愛慕同性,只是在看到一個堪稱完美的事物的時候,所自然流露出來的一種傾心和歡喜。

“難怪高興無論做什么事情都不愿意傷害這個妞兒,就連我看了她都會感覺心疼,更何況一個像是高興那種看似普通平凡,實則讓人有太多太多不可捉摸之處的男生?”

林苑微微的嘆了一口氣,實在想不通一場莫名其妙的舞會,竟然會釀成現在這枚說不清是甜還是酸的果實。

原本林苑就是跟徐震一起去吃飯的,同行的還有另外一個女孩子,她們倆當時正在解放大道附近逛街,而徐震和凌文則自己去了飯店,想的是坐進包間里之后,林苑和另一個女孩子也就差不多該到了。

沒想到的是,等到林苑和那個女孩子到了之后,卻發現自己只能坐在大廳里了。并沒有去追問緣由。雖然兩人都有些微微地奇怪,無論從哪方面而言,徐震和凌文都應該找個包間坐下才是的。

吃完飯之后到了江大的體育館。徐震才找了個空隙跟林苑把飯前發生地所有事情講述了一遍,像是林苑這種想做就做的果敢性格,聽到這樣的話。自然明白徐震之所以要特別地交待一番,明擺著就是希望自己給高興一個難堪了。

在徐震看來,林苑實在是太聰明了,因而根本都不用把話說透,只需要略微的強調一下高興的無禮,以及他看似花花公子一般的特質,林苑就很自然的猜測到了一切。

對于這種不知道天高地厚的家伙,林苑也是極為反感的,因而在看到高興上臺之后,她很自然的就直接去找了高興。甚至都不需要徐震指點任何。而徐震實在也是有點兒門路,那么短的時間內,就能立刻通過多方渠道了解到高興許許多多細節的部分,當把這一切都當成情報告訴了林苑之后,在林苑地心里,反倒是對這個頗有點兒奇怪的男生有了點兒興趣。她到底想看看,一個在彈琴唱歌下圍棋這些奇技淫巧的東西上頭表現的挺出色的一個家伙,又怎么可能擁有那么出色的身手,并且還能哄得郭老爺子這種身份的人居然偏幫著他收了他做干兒子。*****真要是算起來。林苑和徐震這些人看到郭老爺子恐怕都要喊一聲太爺爺,換句話說,高興現在的身份在某些不應當那么論的范圍內,居然是林苑等人地爺爺輩兒的。

好容易等到高興下了臺,又把大多數邀請他跳舞的女孩子都打發走了。卻在面對那個熱情的女主持的時候很有點兒不知所措地感覺地時候。林苑自然以摧枯拉朽的姿態粉墨登場。

在當時,林苑還是很堅定地認為自己只是要依循徐震的想法給高興一個難堪。可是現在想起來,她甚至于是在那個時候就已經對高興這個身上顯然集中了太多矛盾地大男生產生了好奇。甚至于是一絲絲渴望認識他的興趣。

擁有足夠借口的時候,這種好奇和興趣是不會浮出水面的,饒是林苑這么聰明的女孩子,也是絕對不會發現的。可是當兩人之間出現了那么多曖昧的場景之后,林苑冷靜下來分析,卻發現自己其實從一開始就對高興敵意不夠。否則,她就不會那么張揚的將高興以及他身邊的六個女孩子的身份一一揭露出來,也不會那么高調的宣布讓高興晚點兒去找她,按照更加合適的計劃,她應該當場就表現出極度的勾引,但是卻不該把話說透。只要能讓高興產生哪怕一丁點兒的意亂情迷,那么她的目的實際上就已經達到了。如同夏添這種敏感尖銳的女孩子,一旦看到自己的男朋友居然會對其他的女生產生綺念,好看的戲就會洶涌而來了。

說穿了,林苑從一開始的戰略方針就是錯誤的,雖然未必是大錯,可是錯已鑄成。

等到再度回來的時候,林苑表現的也有點兒游離和模棱兩可,至少她現在清晰的洞察,當時自己邀請高興跳舞就是個很不明智的選擇。無論對方是不為所動的表現,還是干脆就如她當時所料的那種色心已起的狀態,跟對方做如此貼身的近舞,就是非常嚴重的失誤。即便想要讓夏添等人生疑,重新回來的時候看到高興跟自己卿卿我我很是曖昧,也并不一定需要跳舞這樣顯然會讓自己陷入尷尬的方式。兩人只需要脈脈含情的站在一旁,端著酒杯竊竊私語,而林苑表現的花枝亂顫嬌笑不已的狀態,就足以讓夏添等女孩子勃然大怒了。

可是林苑卻因為自己那一丁點兒的潛在的好奇心,選擇了一個談不上錯誤,卻絕對不夠明智的選擇,她平時的那些聰明居然在自己都沒有發覺的好奇心面前,蕩然無存。

這才有了之后兩人在舞池之中的曖昧,而且,當時林苑絕對有足夠的手段避免這些曖昧的發生,她可以裝作不小心扭了腳,又或者是舞步不夠嫻熟等等,都可以讓高興跟自己保持足夠的距離,或者干脆回到場邊。而無論是哪一種方式。帶來地結果都絕對不會比兩人貼身曖昧要差。甚至于假裝崴了腳,讓高興表現的很關心,捧著自己的小腳神情關注地去幫自己揉弄。會更加讓突然闖進來的夏添生氣。可是,林苑顯然已經違背了自己的初衷,選擇了一個更為錯誤地方向。

絕對不能說她當時已經喜歡上高興了。甚至于她現在對于高興的感覺還是有點兒不夠明確,如果說不喜歡,為什么高興剛才趴在她身上上下其手的時候,林苑居然會一點兒反應都沒有?甚至于主動的配合他,如果不是因為
小提示:按 回車 [Enter] 鍵 返回書目,按 ← 鍵 返回上一頁, 按 → 鍵 進入下一頁。 贊一下 添加書簽加入書架
江西快三开奖结果和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