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校園美女攻略寶典》

下載本書

添加書簽

校園美女攻略寶典- 第279部分


按鍵盤上方向鍵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頁,按鍵盤上的 Enter 鍵可回到本書目錄頁,按鍵盤上方向鍵 ↑ 可回到本頁頂部!
悴幌胍乙膊換岱且忝礎D愕降紫胍幌氚。課梗悴換嵴嫻叵胍桑俊?br />
高興的雙眼真地要噴出火來了,小高興挺的跟根棍兒似地,被劉筱雪壓在身子底下,最可惡的是她還居然左右扭動,弄得高興覺得一陣陣的小爽,可是小爽之余卻又牽動著腹部的疼痛,真真正正讓他體會了一回什么叫做痛并快樂著。

而且,要是跨在高興身上的是小野貓夏添也就罷了,這本來就是夏添做得出來的事情,可是這是劉筱雪啊,就憑她現在這副樣子,要是說出去誰能相信?平日里的冰雪女王,現在卻絕對是一副誘人的尤物的模樣,還那么主動的騎跨在高興的身上,自己主動的挑逗著高興,這不是要讓男人的神經為之崩斷么?

最讓高興覺得想要噴血而亡的是,這妞兒穿了一身雪白的睡裙,還是那種特別大開胸的,這么一上下顛巴左右晃動的,肩帶早就滑了下來,露出半邊潔白的胸部,還有上邊鮮紅鮮紅的一粒小點,在高興的眼前微微顫動著,散發著不安卻又迷死人的氣味。

高興真的很想一躍而起奮勇向前,直接把這倒霉妞兒給就地正法個一百遍啊一百遍的,可是身體不允許,他倒是想扭扭腰就把劉筱雪震下來,可是那腰還沒扭出去十度,就疼得他齜牙咧嘴趕緊復位,基本上是喪失了主動進攻的能力。高興也有心讓劉筱雪在上自己玩一盤靜觀其變,可是即便是劉筱雪隔著衣服摩擦幾下,高興都會覺得腹部抽痛不已,就別說真的干點兒什么了,到時候別噴出來的不是小牛奶,而是草莓汁了。

看到高興似乎露出痛苦的樣子來,劉筱雪也懷疑自己是不是玩的過分了,可是好容易有這么一回玩兒高興的機會,她也是心癢難熬的。現在也挑逗的差不多了,劉筱雪決定暫時放過這小子。

重新躺在了一起,劉筱雪甚至都不敢像平時那樣把腦袋枕在高興的胸口睡覺,兩人就像是衛道士那樣各自筆直僵硬的躺著,一點兒動作都不敢有,生怕一個把持不住,到時候兩人都得吃苦。

一夜平安過去,第二天老中醫依舊來幫高興推拿,只是下午的時候,這邊來了幾個高興沒有預料到的人。

先是小孽莫名其妙的出現在門口,弄得高興和劉筱雪一愣一愣的,完全想不明白這家伙怎么會跑到這兒來,高興的第一反應是他的事兒被夏添她們知道了。可是如果她們都知道了,為什么自己不來,卻要把小孽這個明擺著一定會充當叛徒的家伙招來?

一問之下才知道,小孽雖然一直都顯得腦子不太夠用,但是這次配合的項目過多,就弄得這小子有點兒懷疑,纏著蔣纖問了半天,曉之以情動之以理,曉以大義把自己跟高興地感情說的感天動地地。又指責蔣纖不顧朋友之情弄得好像蔣纖不告訴他就是大逆不道有悖人倫一般,最終。蔣纖沒轍了,只能把這邊的事兒都跟高興說了。小孽也不含糊,一聽說居然有人能把高興打傷。急得跟什么似的,問了地址就跑了過來。

“話說你小子現在那么能打,怎么居然會被一個特種兵給干了?”看到高興并無大礙,小孽就輕松了起來。

高興苦笑著回答:“我那天實在是精疲力盡了,被折騰地夠嗆!”說著,還看了看林苑。搞得小孽很是懷疑,高興的精疲力盡和被折騰的夠嗆。是不是跟下三路有關。在他看來。高興都能制服帶槍的劫匪,而且都是越南特種兵那種。那種特種兵或許綜合素質未必比國內的特種兵高,但是如果說遭遇戰和單兵對打能力。卻是絕對出眾的,人家可都是在叢林麗刀光劍影扛著炮彈生存下來地啊。可是他又怎么可能知道。高興那次之所以那么牛叉,是因為有李連杰附體的結果,就憑他自己地武力值,也就是能跟小孽這樣地干個略占上風罷了。(順便鄙視一下書評區一些扯這件事的蛋地人,高興從來就沒有特別能打過,只是遇到普通人稍稍強硬點兒罷了,干掉任何一個強大的敵人都是因為武學名家附身卡在幫忙。打不過一個特種兵是很正常地事情)

林苑聽到高興的話,也是臉上一紅:“他估計是因為看到我侄子地緣故,沒好意思下黑手,而且他的力量上跟小潘的確有差距,挨一下沒受得住也算是正常。”

聽到這句話,小孽才把心猿意馬給收了回來,心里郁悶難填的說:“媽的,那王八蛋,當他娘的什么狗屁兵?那丫哪個部隊的?老子現在就去找他麻煩。敢動我兄弟,丫不想活了?”

林苑滿臉通紅的,卻又實在說不出什么,人家小孽有這樣的反應很正常,說起來,高興倒是寬容的有些過分。

劉筱雪也有些氣憤,不過還算是比較能沉得住氣,見小孽義憤填膺的樣子,倒是寬慰了一句:“你難道還沖到人家特種兵大隊里去啊?就你這塊肉,還不夠人家塞牙縫的呢!”

高興也笑著說:“就是,你有把握打得過我么?打不過就別去挑釁,我可不想回頭你也弄張床躺到我這邊來。”

小孽尷尬的摸了摸頭:“我這不是為了表現一下我重感情的性格么,你們何必說的那么直接!”

四人哈哈大笑起來。

這是這幾天里發生的第一個小意外,第二個小意外還是跟來訪的人有關,只不過這次換成了樂言。樂言是送狄小月回家,然后順口問了聲高興,想叫他一起喝點兒酒,卻被告知高興出門了,然后就知道了整個兒的事情經過。對于這件事,樂言作為一個完全的局外人就要比夏添她們看的更清楚了,而且哪有這么巧的事兒趕事兒的?不過當時也沒說破,只是后頭打了個電話給小孽,問了一聲,小孽囑咐了讓樂言千萬不要告訴狄小月之后,也就把大概發生了什么告訴了樂言。

樂言二話不說,騎著自己的挎子就到了林苑的家里,敲開門之后沖進去就大大咧咧的問詳細的始末。

看到這小子風風火火的樣子,大家都知道他想干嘛了,于是高興和劉筱雪都不肯說,最終樂言發了一通火,直接一個電話打到林之功那里,林之功哆哆嗦嗦的說了個大概,林苑把樂言的電話搶了過來。然后,林苑干脆落落大方的把整件事情都說了一遍,聽得樂言又是一通哇哇亂叫。倒不是別的,林之功的反應說實話樂言倒是覺得也在情理之中,換作是他鬧不好比林之功更沖動。可是作為小潘,一個特種兵,不問青紅皂白的就動手,實在是有點兒說不過去。小潘跟樂言也是很早就認識的,小潘那個特種兵大隊的大隊長是樂言父親的學生,整個那支特種部隊就幾乎沒有樂言不認識的人。而且,最讓樂言恨得牙癢癢的是凌文,那小子雖然說起來是無心之失,可是作為他那種層面上的人,即便是這種無心之失也不該犯下。更何況凌文那晚本來就把樂言得罪地不輕,所以樂言聽完整件事之后直接就出了門。

他一走。高興就知道要壞事,不過說實話,大家都沒想到樂言會去找凌文。都以為他是去找林之功和小潘的麻煩。對于林之功,林苑也覺得讓他吃點兒虧是好事,被樂言教訓一下也好,省地這小子以后一直這么稀里糊涂的。而小潘,作為林苑來說,也覺得有點兒對不住人家。畢竟始作俑者是自己的侄子。于是林苑倒是給林之功打了個電話,讓他通知小潘。可是林之功通知到小潘地時候。卻被小潘的戰友告知:這會兒樂少正在教訓小潘呢。林之功大驚失色的跑去特種兵大隊的訓練基地。卻看到樂言已經離開了,而小潘則是鼻青臉腫跟豬頭似的躺在自己的床上。兩人默默無言。樂言臨走地時候還丟下一句話,讓小潘再去給高興好好的賠禮道歉。用他地原話就是:媽地一句對不起就行了,老子以后天天到這兒來收拾你。一直收拾到你丫滾出特種兵大隊為止,然后每天給你說一聲對不起你看行不行?

對此小潘倒是沒意見,他脾氣本來就挺光棍的,看到林之功來了,當時就想拉著林之功一起去跟高興再鄭重地道一次歉。看到小潘那樣子,林之功也是后悔不迭,只覺得當時自己要是能稍微的冷靜一點兒就好了。不過也沒話說,樂言地脾氣爆,是這個***里有名的,出了名地幫理不幫親,所以整個特種兵大隊的人看到樂言對小潘拳打腳踢的,也沒一個人上去阻攔,甚至他們的大隊長都只是背著手在后頭看著,說白了,如果樂言把這事兒公對公的報上去,別說小潘,就連大隊長本人也要受牽連,讓小潘挨頓打,那算是輕的。

等到林之功載著小潘到了林苑家之后,兩人赫然發現不止小潘一個豬頭,還有另外一個比小潘更豬頭的人站在床前,而且是一臉的不服氣的樣子,看起來明擺著是樂言給他揍完了之后拎過來的。

沒等這倆人問清楚那個看著有點兒眼熟卻又看不出人形的豬頭是誰,門鈴再度響起,眾人苦笑著打開房門,卻看到徐震火急火燎的跑了進來。

原來,那個更豬頭的家伙,是被樂言二話不說找到之后一頓爆揍的凌文,樂言還是那句話,讓凌文過來給高興好好的賠禮道歉,可是凌文怎么可能答應?于是樂言仗著自己身大力不虧的,直接給凌文拎了過來,這才讓恰好趕來的林之功和小潘撞上。看到凌文那個德行,小潘才心說自己一點兒都不愧,不管從傷勢的嚴重程度來說,還是從家世背景而言,人家凌文都高了自己好幾個檔次,樂言揍自己的時候還算是手下留情的。

徐震也是黑著臉,覺得樂言有點兒過分了,可是樂言一聽這話,差點兒沒跳起來,指著徐震的鼻子就罵:“你***整天裝的跟個神仙似的,可是這里頭最壞的就屬你。人家不就是搶了你個包間么?你有本事,就明刀明槍的跟人家干,你又不是不認識那家飯店的老板,一個電話,不就什么都問清楚了?非要玩那些不入流的花樣兒,還把林苑也給搭進來。得虧我遇到林苑了,否則她跟高興之間還不知道會誤會到什么時候去。要不是你把林苑給扯進來,凌文這個傻怎么可能跟高興搞得那么不對付?也***是奇了怪了,凌文你個王八蛋,你是不是覺得徐震你惹不去,所以大家都說徐震跟林苑是一對兒的時候你小子就什么表情都沒有,還整天跟在這個***徐震后頭跟***一條狗似的。現在覺得高興是好欺負還是怎么著?別***跟我說什么你是無心的,你那么大個人,說話的緩急輕重你分不清?之功沒事兒跟你打聽個屁的高興啊?肯定是有什么誤會么,你倒好,不但不把話說清楚,還說的那么模棱兩可含糊不清的,你不就是想看到之功跟高興掐起來么?難怪都說政客是小人,老子今兒算是真***見識了!”

樂言當當當當一頓臭罵,倒是把眼前這幾位都罵進去了,一個個黯然**的,都不知道該怎么跟這種狀態下的樂言交流了。只有劉筱雪輕輕的鼓了鼓掌,笑著說了一句:“軍隊系統出來的,就是跟他們這幫人不同!”

 二九五.邪火上來壓不住

大伙兒一聽到劉筱雪的話,就知道這位怕是也早就憋了一肚子火,只是她畢竟是個女孩子,不管心里多有怨言,也不可能像是樂言那樣直接就怒了,怎么說女孩子也有自己的矜持不是?不過說實話,這兩天劉筱雪也在想著,要不要私下找她父親的老部下,去幫高興出口氣,不過又有些擔心高興會覺得一個男人讓一個女人幫自己出頭有些難堪,所以還沒想好該怎么跟高興開口。現在樂言出了頭,劉筱雪倒是覺得很出氣,只是她略微有些不明白,樂言的身手她曾經見識過,她并不認為一個能把高興傷成這樣的特種兵,居然會被樂言打成一坨豬頭。那也只是劉筱雪并不知道樂言在***里的脾氣,以及他跟特種兵大隊長的關系罷了。樂言揍小潘的時候,小潘根本沒還手,且不說根本不敢跟樂言對干,就算敢,他也得想想自己把高興打傷了這件事有多操蛋不是?

看到樂言發飆了,高興說實話有些過意不去,但是坦率的說,他也的確覺得凌文太過分,本來么,就算是自己跟徐震之間有問題,怎么也輪不到他凌文出來挑事兒,況且凌文真要是想挑事兒也行,有本事你自己來啊,跟后頭挑唆別人算個屁的本事。別說什么無心之失,一個副省級別家的公子,這點兒分辨能力都沒有,說白了,無非是想挑撥挑撥試一下,然后做完了又稍稍的有些覺得后悔,怕事兒鬧大了對誰都不好,所以才急急忙忙的給徐震打電話的。況且,他要是真覺得自己一時說錯話了,干嘛不直接給林之功打電話?或者給林苑打電話都行么。

凌文倒是很想君子一怒,特別是樂言的話說的越來越難聽,可是他也得有怒的資本啊,在場除了小潘沒人能跟樂言動的上手,他們仨加起來還不夠樂言一頓收拾的。而且無論從哪方面樂言都不會忌憚這倆家伙。真要說官階,樂言家里的能量未必就比徐震小了,至于凌文
小提示:按 回車 [Enter] 鍵 返回書目,按 ← 鍵 返回上一頁, 按 → 鍵 進入下一頁。 贊一下 添加書簽加入書架
江西快三开奖结果和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