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校園美女攻略寶典》

下載本書

添加書簽

校園美女攻略寶典- 第292部分


按鍵盤上方向鍵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頁,按鍵盤上的 Enter 鍵可回到本書目錄頁,按鍵盤上方向鍵 ↑ 可回到本頁頂部!

“呵呵呵,你家還是那樣的習慣,不管送什么禮物,都是用這種油紙包裝的。我看看,里頭裝了些什么!”說著話,老爺子撕去了外頭的包裝,打開了盒子,盒子里赫然擺著兩件禮物,一件青色打底的衣服,一眼看上去就知道是一件長衫,盒子的一角還有個小盒子,綢包的表面,觀其形狀,里頭恐怕是個玉石之類的東西。

打開了那個小盒子,里頭是一塊雞血石,翻開來一看,石頭上刻著瘦金體的四個字:上壽期頤。郭老爺子笑了笑,摸了摸雞血石的上部,大概摸到了這塊玉石的雕刻者留下的印記,笑著說:“你家爺爺居然還能親手刻章,身體著實不錯啊!”

高興也笑了笑,小聲的對老爺子說:“其實還有第三個禮物……”看到郭老爺子一愣,高興立刻飛快的說道:“我爺爺說,第三件禮物是他托我給您帶的一句話,說我現在是您的干兒子,他要長您一輩兒了,您該喊他一聲叔!”

郭老爺子愣了一下,不禁莞爾,哈哈大笑說:“這個老高啊,就是能胡鬧!”

 三零四.夏添的跆拳道

折騰了一會兒,郭老爺子倒是累了,在狄小月的服侍下,回屋補覺去了。|(*/|*郭家的人也是見怪不怪,老爺子畢竟百歲的高齡了,隨時隨地補個覺本來就是他的習慣。高興唯一有點兒奇怪的是,郭老爺子這些年一直都在北京居多,怎么今兒這壽辰卻要跑回到江中來辦呢?后來問了問狄小月才知道,老爺子是擔心自己這身子骨怕是撐不了多久了,雖然說是過了這百年的華誕,但是越是如此就越覺得免不了隨時都有可能蒙受天寵,都講究落葉歸根,畢竟是這江中市人,感覺到大限將近,自然也就回到江中來頤養,到了郭老爺子這種身份,在任何一個地方生活,實際上也都是差不多的了。

接下來的事兒倒是跟普通的壽誕沒有太大的區別,高興自然也見到了什么唐三、馬紅俊之流,只不過現在他們倆看到高興都有點兒敢怒不敢言的狀態,再加上在郭老爺子的威壓之下,甚至于連他們的父輩看到高興都得客客氣氣的,他們倆哪里還敢喘個大氣了?

郭老爺子自己都顯得有幾分不耐煩,好不容易迷糊著雙眼熬到了吃壽面之后,不過吃了幾根就又感覺到困乏,到后頭睡覺去了。這壽誕的現場自然又變成了各地名流官宦的結交之所,這些人平日里本來就過從甚密,雖然未必是這般面對面的交流,但是來往的事務里很多地方都是要碰頭的,況且今日能來的人都是有頭有臉的人物,高興不免覺得乏味,根本插不進話,干脆早早告辭。下午便回到了公寓之中。

坐在客廳里,高興打個電話訂好了第二天地飛機票,正在猶豫著要不要給林苑打個電話。告個別什么的,但是又怕引起不必要的麻煩,想了想還是算了。早上由于被樂言吵著了,起地也有些早,這會兒高興不免也覺得有些累了,琢磨了一下。干脆上樓睡覺。

屁股剛落在床上,高興就突然覺得有點兒不對勁,伸手在床上一摸,嗯?居然有點兒溫熱的感覺,仿佛剛才有人在這里坐過甚至于是躺過一般。

高興很是奇怪。這屋里現在怎么會有人來呢?即便是狄小月和霍清也不可能啊,一來她們倆都在郭家,沒什么理由跑到這兒來,二來她倆就算來了也沒可能跑到夏添的房間里來啊。高興心念一動,突然想起在南京上飛機之前,自己似乎在機場看到了夏添的身影,當時只是覺得自己眼花了,身影相像之人太多,自己當時肯定是認錯了。可是現在這床上還有人體的溫度。難道真的是夏添跑來了?

正當高興猶疑猜測地時候,突然聽到外頭有動靜。急忙站起身來,跑著去拉開門來一看。外頭的人顯然也被高興這猛然一拉門給嚇了一跳,竟然噗通一聲摔倒在地上。高興眼前聽得噗通一聲響。但是卻不見人影,情知不好。急急忙忙往樓梯奔去,一看之下,果然,樓梯下頭躺著一個人,不是夏添還能是誰?

高興心急如焚,直接就三步兩步跳了下去。夏添身旁還散亂著一只小包,大概是她的隨身行李,原本是一肚子的怨氣,可是這會兒只顧得上自己被摔疼了,卻是沒有心思去斥責高興什么。

直接把夏添抱到了沙發上,高興這才緊張的問到:“你怎么跑回江中來了?摔到哪兒了?快點給我看看。”

說著話,高興就要擼起夏添地褲腳,看看這個妞兒有沒有扭到腳什么的。可是夏添卻一把打掉了高興的手:“這話該我問你,你怎么跑回江中來了?你居然還審問起我來了!你不是跑出去旅游去了么?”

高興摸了摸頭,很是迷惑的說道:“我跑去出去旅游?這都快過年了,我旅個什么游啊?”

夏添嘴一癟:“哦。那就是把人家送回來了吧?嘖嘖。這情深意長地。我以前怎么沒看出來你居然這么情意深重啊?居然還不遠千里地把人家給送回來。”

高興還是有點兒迷糊。脫口而出:“什么把人家送回來。又是什么情深意長。這都哪兒跟哪兒啊?”說到這兒。他突然反應了過來:“在祿口機場我看到地真地是你?”

看到高興瞪大了眼睛看向自己地樣子。夏添只是冷冷地哼了一聲。撇過頭去不再跟高興說話。

高興拍了拍頭:“你怎么會突然跑到南京去地?怎么去之前也不告訴我一聲?我這是來給郭老爺子祝壽啦。|(**就是小月地爺爺。他今天是百年地華誕。你說你在機場見到我了。怎么也不喊我呢?居然還跑到江中來了?”

夏添還是不說話。只是冷冷地看著高興。眼睛里說不出地寒意。夏添好不容易才說服了自己地父母。讓他們同意了自己去給高興一個意外地驚喜。但是剛打算訂票。她家地那些七大姑八大姨地又紛紛造訪。搞得煩不甚煩。最后耽誤了三天地時間。直到高興和林苑要回江中了。她才好不容易搭乘中午地飛機到了南京。可是沒曾想一下飛機。剛從出機口出來。就看到兩個熟悉地身影。林苑挽著高興地胳膊。從夏添地面前一滑而過。當時夏添還使勁兒揉了揉眼睛。生怕是自己看錯了。可是仔細一看。地確就是這倆人沒錯。林苑一直挽著高興地胳膊。腦袋還*在高興地肩膀上。兩個人好像很親熱地樣子。

當時夏添很想沖上去抓住這一對奸夫淫婦。狠狠地斥責他們一番。但是轉念一想。飛機場那么多地人。自己就這么沖過去實在有點兒丟人。于是就一個人在原地怔怔地發呆。高興轉身過來打算去洗手間地時候。夏添還沒離開。看到高興過來。趕緊找了個角落躲了起來。高興當時也是看見了。可是一閃而過又沒看清。就以為自己眼花了。夏添原以為是林苑跟著高興一起回地南京。兩人繾綣纏綿夠了。林苑也該回去過年了。所以高興來機場送林苑。夏添就打算等林苑走了之后再跟高興問個清楚。但是后來卻發現兩人一起進了登機口。這才知道兩人是一起離開了南京。心里原本還有那么一點點地希望。希望是林苑纏著高興而高興只是無可奈何地應付之舉。現在看到高興跟林苑居然一起上了飛機。小丫頭地心里就徹底打翻了五味瓶。氣鼓鼓地就離開了祿口機場也主要是這丫頭覺得自己這么快就飛回去。一定會引起父母地詢問。她也不想把這么丟人地事兒說給她父母聽。于是想著反正來了。干脆在南京玩兩天再回去。也就算是散散心。

住進了賓館之后,夏添越想越郁悶,心里實在是把高興罵了個天翻地覆,要是高興那會兒在她面前,她活活把高興咬死也不是沒有可能。可是等到夜深人靜的時候,夏添又很是不爭氣的哭了出來。一個人在賓館的床上默默的流淚,想著自己跟高興幾次單獨在一起地時候。總是出現各式各樣的意外,導致她跟高興之間到現在還沒有發生點兒什么事情。原想著是趁著這次干脆就把自己給高興算了,也算是完成兩人之間的一個夙愿。可是沒想到。人都到了南京,居然看到高興跟別的女人在一起。如果是安西或劉筱雪,夏添倒是沒什么好說,即便是蔣纖,夏添心里也好接受一些。現在卻發現是林苑,這就讓夏添感覺到天翻地覆,完全是一種被欺騙的感覺。心里又是委屈又是怨恨地,也不知道過了多久才哭累了睡著了。

醒來之后,夏添出奇的平靜了下來,覺得去跟高興鬧騰也沒什么意思,反正他本來就是個花心大蘿卜,招惹了她們仨人還不夠,現在還把林苑拖下了水,而且,林苑也是,明知道高興已經有了三個女朋友,居然還要往里頭軋一腳,林苑原先在夏添的心里的好印象,頃刻變成了**蕩婦的代言人。不過,上次已經經歷過一次大吵大鬧的分手了,這次,夏添決定不再給高興任何的機會,她自己也很清楚,如果跑去找高興鬧,最后保不齊就又像上次劉筱雪的事情之后那樣,鐵定會原諒了高興這個壞蛋。所以,夏添就決定趁著這套公寓里沒人,回來把自己的東西收拾收拾,放回學校里去。進屋之后,她也愣住了,沒想到自己地床上居然被鋪上了床單,好像有人在上邊睡過似的。剛剛坐下來還沒把屁股坐熱呢,就聽到了門響,然后夏添就拉著自己地行李跑到了另外一間房里去。

從門縫里看到是高興,夏添也愣住了,沒想到高興居然是跑回到江中來了,而且,這個壞蛋居然還不睡自己的房間,跑到夏添地房間里睡下了。聽到高興房門關上的聲音,這丫頭就躡手躡腳地想要拿著行李趕緊先離開,等到高興走了之后再回來收拾東西。下樓的時候卻發出了點兒聲音,這才讓高興跑了出來,看見了她。也幸好是走到了樓梯地最底下幾格,雖然發現高興追出來的時候心里一慌,摔了下來,可是卻并沒有受到太嚴重的傷,只是把小腿的迎面骨磕在了樓梯上,現在隱隱作痛的。

之前夏添以為高興是跟林苑去旅游了,倒是沒想到他們倆居然回到了江中,心里更是一個恨唷,覺得這倆人還真是情意綿綿的過分,一個恬不知恥的跟著一個有夫之婦去了他們家,然后另一個更是死不要臉的還要送她回來。你以為這是在一個城市,男生有義務送女生回家啊?這兩個城市隔著將近一千公里的,居然還送來送去,這情意綿綿表演給誰看呢?即便是聽到高興說回來是給郭老爺子祝壽,她心里卻只是更加的忿恨,心說就算你們倆勾搭到了一起,不過幾天的工夫高興就要回江中給郭老爺子祝壽了,這幾天的分隔都不行?居然還要上演一出夫唱婦隨的,也不知道是給誰看。所以,高興跟她說話,她又不想跟高興大吵大鬧顯得自己特別沒風度,所以干脆撇過臉不說話了。

高興也沒辦法知道夏添這心路歷程。況且他至少還算是問心無愧,他跟林苑之間的確是什么都沒有,只是有兩個不大不小的誤會罷了。林苑的確是跟高興表明了心跡,但是高興卻沒有回應啊,所以更是無法猜測出夏添到底是在生地哪門子氣,只是覺得夏添在吃點兒不相干的飛醋,兩人之間沒有把話說清楚,于是還真是沒有太往心里去。

“行了。別吃醋了,我都已經跟你說清楚了么。我回來是給郭老爺子祝壽來了,不是跟林苑去旅游,你別生氣了。快讓我看看,剛才摔到哪兒了?”高興簡單的解釋了一下。又想捉起夏添地腳,看看這丫頭到底有沒有受傷。

夏添哪兒還會允許他碰自己,腳一蹬,直接就把高興的手踢開了,但是一不小心又撞在了茶幾上,哎喲一聲,小臉都疼得變了形。

高興大驚失色,趕緊按住夏添:“別動別動,快讓我看看……”說完。不由分說的把夏添按得死死的,捉起了她的腳。然后小心的把長褲擼了起來,露出里頭地棉毛褲。卻赫然發現棉毛褲上居然有斑斑的血跡,卻是把高興嚇得不輕。

“我不要你管。你去找你的林苑去吧!”夏添賭氣的還在掙扎,可是看到自己小腿上的血跡。自己也被嚇著了,倒是也不掙扎了,這時候才感覺到小腿地迎面骨上一陣劇痛襲來。

高興小心翼翼的脫掉了夏添的襪子,然后把棉毛褲也擼了起來,再一看,心里松了一口氣,應該沒有太大的問題,只是夏添的小腿上被刮破了很大一塊,去醫院消個毒小心這幾天別碰水就行了。

“你看看你,生的哪門子氣么,有什么問題就直接問我不就得了。現在看看,倒是自己吃苦,還把腿給弄破了!”高興看到傷勢不太嚴重,忍不住就埋怨了夏添兩句。

夏添一聽,又覺得心里委屈的厲害,眼眶里都有淚水打轉了。心說我好心好意自己送上門,到南京想給你個意外的驚喜,可是你倒好,跟別的女人在一起不說,還那么親熱。現在弄得我受傷了,居然還豬八戒倒打一耙跑回來埋怨我。

話語里帶著點兒哭腔,夏添實在是覺得太委屈了,沖著高興就
小提示:按 回車 [Enter] 鍵 返回書目,按 ← 鍵 返回上一頁, 按 → 鍵 進入下一頁。 贊一下 添加書簽加入書架
江西快三开奖结果和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