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校園美女攻略寶典》

下載本書

添加書簽

校園美女攻略寶典- 第57部分


按鍵盤上方向鍵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頁,按鍵盤上的 Enter 鍵可回到本書目錄頁,按鍵盤上方向鍵 ↑ 可回到本頁頂部!
憒虻摹D閬衷諶嗽諛畝課胰フ夷恪!?br />
聽著夏明賢一口氣說完這么多話,蔣纖只是冷冷的說了一句:“夏公子,你這樣有些無趣吧?”

“我真的不是故意的,不信一會兒我給你看交警幫我開的證明……”還算這小子老成,居然讓交警開了個證明,證明他的確是留在車禍現場幫人家作證的。

蔣纖也懶得跟他廢話,有氣無力的說:“我還在江漢路,不過已經不在海關那邊了,我現在在中山大道上。你到了再給我電話吧!”

“好好好,我馬上過來,你呆著別動,我到中山大道上在給你電話!”說完,夏明賢急匆匆的掛上了電話。

一直等到三點半,蔣纖也沒能接到夏明賢再次打來的電話,心里不免也疑竇叢生:“這小子今兒嗑|藥了吧?不帶這樣兒的,一會兒工夫放了本小姐三次鴿子了!今晚打算燉鴿子湯么?”

等是不會繼續等了,蔣纖在江漢路上又閑逛了起來,等她走到*近解放大道那邊的麥當勞里買水喝的時候,電話終于又響了。

這時候,已經是下午四點鐘了。

“喂,蔣纖么?”夏明賢的聲音終于出現了點兒波折,看來這小子也終于開始有點兒慌了。

“是呀,夏公子,拜托,今兒是你的生日,不是我的,你這么搞好像很沒有意思吧?”蔣纖的聲音里透著無奈。

“真真是對不起,剛才我過來的時候,由于跑的太急,撞到了一個老太太。把她送到最近的醫院,幸好沒什么事兒,老太太人也不錯,沒為難我,只是些微的檢查了一下。不信我可以給你看我的繳費單據。”

“行了行了,我沒工夫跟你討論這些,我現在在江漢路上那家麥當勞,你知道地方的吧?”蔣纖頗有點兒不耐煩的說到。

“知道知道,我很快就能到了。實在是對不起,等見了面我再向你正式道歉!”夏明賢飛快的說完,滿懷歉疚同時也極度郁悶的掛上了公用電話,不用說,他的手機還是壞的,無論怎么捯飭,都就是一格信號都沒有。

四點半過去了,夏明賢理所當然的沒出現,他要是能出現才怪了,高興連續用了十次鴿子卡,這小子不到晚上十點鐘最后一次放完蔣纖的鴿子之前,是永遠沒機會出現在蔣纖面前的。

高興看到鴿子卡下方已經有四個名字后邊出現“已完成”的字樣了,樂不可支,簡直就想倒在地上打幾個滾。
&炫&
&書&
&網&
“哈哈哈哈,太好玩了,親愛的筆記本,我愛死你了!”高興笑得跟白癡似的,抱著筆記本狂親了兩口。

小老板又一次投來了懷疑的眼光,這次心里嘀咕的是:這小子嗑|藥了?

幸好今兒店里生意不算太好,沒什么客人,否則非得給已經笑得臉都變了形的高興嚇跑不可。這哪兒是音像店啊?根本就是神經病院么!

然后是第五次,第六次……

到第六次之后,高興終于給蔣纖打了個電話。

“喂……”蔣纖的聲音有點兒有氣無力,而這個時候,她已經站在錦江飯店的門口了,同樣在等待夏明賢的到來,不過幸好,身邊有個四十多歲的女人同樣在翹首以盼,毫無疑問,當然是夏明賢的老娘。

“我不用出現了吧?那哥們兒放你鴿子是不是放的很過癮?”高興的聲音里,帶著極度的促狹。

 一一五.鴿子王誕生

起床啦起床啦,投票啦投票啦!!!

早起的鳥兒有蟲吃,早起的蟲兒真倒霉,早起的小色狼有票票,呼呼~~

··

蔣纖傻眼了,高興是怎么知道那小子不停的放我鴿子的?難道是那小子折騰出來的?也不是沒可能啊,高興真要是惡搞起來,沒準兒還真能設計到讓夏明賢每次都能出點兒意外。

可是,無論如何,這也太夸張了吧?

帶著滿腹的疑云,蔣纖小聲的回答說:“我跟他媽媽在一塊兒呢,在飯店等他。”

“嗯,你慢慢等吧,百分百又是一次鴿子!”高興自信滿滿。

“我告訴你,要是他按時出現了你就趕緊過來,我會給你發消息的,你做好準備哈,我們在錦江飯店,離你那個音像店沒多點兒距離。”蔣纖避開夏明賢的母親,小聲但是惡狠狠的對高興說。

高興打了個哈哈:“嘿嘿,隨時為你服務,不過我估計我這個冒牌男友是沒什么機會出場了,那小子不定又出什么意外呢!”

“回去再審問你,真想不通,你是怎么辦到的!”

“哈哈……”高興掛上了電話,心里又開始盤算要怎么跟蔣纖說謊了。

之前他就權衡過,要不要這么招搖的去問蔣纖,后來決定必須如此,否則蔣纖一定會讓他趕去參加那個什么慶生會的家宴的,而不管夏明賢是不是會放鴿子。只有讓蔣纖明白,前幾次鴿子都是出自他的手筆,才有可能讓蔣纖放棄讓高興出現的念頭。

至于如何讓蔣纖放棄追問高興為什么能有這樣的本事搞出這么多次的鴿子來,那就是下一步要琢磨的事情了。不過高興多少還是有點兒把握,實在不行就故弄玄虛的搞個“山人自有妙計”的礀態來,讓這個總是冒充半仙的小仙女兒吃癟去。反正蔣纖也沒少給高興做這種舉動,總是搞得自己跟個巫婆似的,說實在的,如果不是因為蔣纖整天裝神弄鬼的,高興也不可能一根筋的認為她是女版哈利波特。

三十分鐘后,蔣纖發來短信:果然如你所料,丫又放鴿子了,這次連他媽一塊兒放了。你怎么做到的?

高興連回都懶得回,看完隨手就刪掉了,心里頭嘿嘿一樂,心說一會兒還有呢,別著急,寶貝兒,好戲這才剛剛上演。

又過了一會兒,高興的手機再響,還是蔣纖發來的消息:他說他一會兒就能到了,怎么辦啊?

“你放心,他到不了,就算他到樓下了,我都能給他弄走。把心擱到肚子里去吧!”高興自信滿滿的回了一條消息,看了看時間,果然已經八點了,該是第八次鴿子公布的時刻了,嘿嘿,還剩下兩次,這小子會不會崩潰啊?

說起來,要是以后想整哪個男人,只需要在他跟一個女人約好了去嘿咻嘿咻之前,給丫來個十次八次的鴿子卡,讓他一恢復正常就立刻全身充血,然后立刻進入下一次鴿子狀態之中……經過十次八次以后,那哥們兒估計該陽|銷了吧?——想到這個,高興被自己邪惡的念頭震驚了,看起來,泡妞筆記的功能很是有待發掘啊,保不齊能干很多事兒呢!

小老板再次用極為懷疑的目光看著高興,不過今天高興怪笑的次數太多了,他也沒什么心氣兒去管他了,好在這小子在有客人的時候都還比較正常。

今天音像店的生意一直到晚上六七點以后才好一點兒,于是乎很自然的忙到了八點半才終于送走了最后一撥人,不過還是有收獲的,這些個都是大學生,苦于找不到比較全的打口碟的店淘碟,這次在這家店收獲頗豐,信誓旦旦的說以后會經常來。光是今天晚上,這幾撥人就買走了上千塊的碟,讓小老板笑得嘴都合不攏了。

離開音像店的時候,蔣纖又發來了一條消息,內容無非是說夏明賢今兒放飛了他今天第八只鴿子,看這情況是一時半會兒上不來了。問高興怎么回事呢!

高興回了一條:嘿嘿,反正他不出現你只管開心就是了,再等會兒你就說宿舍要關門了,自行走人。反正我保證你閃人之前他都到不了你們包間。

蔣纖沒多問了,估摸著這會兒夏明賢的母親拉著她不停的說話,她也實在不是特別方便老發短消息。

消消停停的回到學校,高興先去洗了把澡,一邊用毛巾擦著腦袋,一邊就聽到手機正在狂響。

嗯,是個女生打來的,難道說蔣纖已經成功突圍了?

可是從桌上舀起手機一看,居然是夏添打來的,高興好好的調整了一下情緒,把剛才準備對準蔣纖的那種惡作劇的情緒轉換成安慰一個父母宣布離婚的可憐孩子的情緒上……

深深的呼了一口氣,才接聽了電話:“喂,夏添啊……”可是為什么高興覺得自己特別像一頭大尾巴狼,正在誘拐未成年少女呢?這語氣,實在……

“怎么這么半天才接電話?”從夏添的聲音里判斷,這妞兒心情還算不錯,至少比昨天喝酒之前那種要死要活的語氣好多了。

“剛才在洗澡呢,剛回到宿舍……”

“嗯,這還差不多,還以為你不理我了呢。我今天聽了你的話,跟老夏出去玩兒去了,就是你說的,東湖,然后又去了一下江灘。哦,對了,我在江灘看到一件很好玩的事兒……”

高興其實沒多少心思跟夏添這兒磨嘰,關鍵還在想著蔣纖是不是成功突圍了呢,要是沒有,還得再來兩次,到十二點以后,估計夏?P》饗湍切∽涌隙幌妨恕?P》

可是這邊夏添跟他聊著,他總不能說我有事,要掛電話吧?這妞兒正處于心情不好的時候,說不得為此就從此跟高興掰了,這種后果絕對是現在的高興舍棄不起的。

“啥好玩的事兒啊?”高興問道。(嘿嘿,留個扣子,不過提示一下,這事兒跟夏明賢有關,大家發揮下想象力,看看夏添看到什么了)

 一一六.被京巴撲倒的男人

居然一個猜對的都沒有,唉……

繼續求票!!

··

“陪我爸逛完了東湖之后,我就想晚上帶他逛江灘么,就跑到距離江灘挺近的錦江飯店吃飯。自我然后在去的路上,突然看到我們家堂哥了。他當時要多狼狽就有多狼狽,踩了一腳狗屎,然后居然被一條狗追蹤三百米,還被那條大狗狗給撲倒了。如果不是恰好遇到我們,估計他得被那條狗狗咬掉半條命……”

聽到夏添興高采烈的聲音,高興目瞪口呆:不是吧?這個妞兒這么殘忍?高興真的在考慮,很嚴峻的考慮,以后還要不要跟這個妞兒多啰嗦。天吶,看到自己的堂哥被狗咬,她居然還那么開心?或者說的更加符合實際一些,豈止是開心,簡直就是歡欣鼓舞么。任何人聽到她這樣的語氣和聲調,都會油然而生一種歡樂感,從而以為是不是圣誕節提前到了。

“如果我沒聽錯的話,那好像是你的堂哥吧?”高興訥訥的問到,然后腦子里突然覺得有點兒不對,堂哥?那么,豈不是說……

“叫他一聲堂哥是給他面子,我們兩家很少來往,他家跟我家基本上算是早就斷絕了親戚關系了。看見他們家人就討厭!”夏添說到最后,聲音也冷了下來。

高興的腦子飛速的轉著,不會有那么巧的事兒吧?兩人都姓夏,而且夏明賢今天放飛的那些鴿子之中,的確很有可能遭到狗撲這樣的事情發生……

“那后來呢?你堂哥怎么樣了?”高興也不敢貿然去問。自我

“也就是我爸好心,帶他去買了一身新衣服。真可惜,那小子居然沒被咬傷……”夏添似乎意猶未盡,果然應了一句老話,最毒婦人心。

高興心有戚戚然,心說以后千萬不能得罪夏添。

夏添又補充了一句:“還別說,這家伙真是個喪門星。被我爸把狗狗趕走之后,他不說先道謝,反倒是急不可耐的找我們借手機。結果原本我和我爸的手機都好好的,到他手里愣是打不出去電話了。等到后來這小子走了之后,電話又恢復了正常……”

這樣一說,高興就更加確定了,幾乎就是夏明賢沒錯了,筆記本讓他放鴿子,就一定不會給他打電話的機會,除非這次的鴿子已經放完。

現在夏添所說的,幾乎就是夏明賢那個倒霉蛋身上應該也必然會發生的事兒了!

這么說,夏明賢跟夏添居然是堂兄妹的關系?可是夏添是大連人吧?而夏明賢家里是在南京啊!不過當官的也難說,還不是黨派到哪兒就哪兒?

“你堂哥也在江中?以前沒聽你提起過么!”

“嘁,那家人……人家是政府高官,眼里沒有我們這些小老百姓的,所以我們兩家人幾乎沒有來往。當然,最主要的是我那個該死的叔叔,當年他倆一塊兒參加高考,但是政策好像只讓他們倆其中的一個人去讀大學,我爸分兒高,原本是我爸去的。可是我叔叔卻舀出一篇兒我爸以前寫的作文,交給了革委會,說里頭有反革命的話,結果害得我爸挨批斗,他倒是去讀了大學。幸好,當年文|革就結束了,我爸還沒受到什么傷害就平反了,然后第二年也考上了大學。可是,我們兩家人已經因為這個而幾乎算是老死不相往來了。今兒要不是我爸厚道,說什么老一輩的事兒不牽扯下一代人,我根本就不想讓我爸把那個臭小子從狗嘴里救下來……咦,你是南京人吧?我那個叔叔好像在你們南京當副市長吧!”

聽夏添這么一說,高興徹底明白了,這絕對就是夏明賢了。沒想到啊,這家伙居然還狗嘴逃生了一次,哈哈,實在是太有趣了。

“你堂哥叫夏明賢?”高興問到。

夏添一愣,隨即回答:“是呀,你怎么知道?哦,也對,他爸該是你們南京的名人。”

“其實跟
小提示:按 回車 [Enter] 鍵 返回書目,按 ← 鍵 返回上一頁, 按 → 鍵 進入下一頁。 贊一下 添加書簽加入書架
江西快三开奖结果和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