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帝王野史(江山美人野史) 作者:棺材里的笑聲(活跳尸)》

下載本書

添加書簽

帝王野史(江山美人野史) 作者:棺材里的笑聲(活跳尸)- 第105部分


按鍵盤上方向鍵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頁,按鍵盤上的 Enter 鍵可回到本書目錄頁,按鍵盤上方向鍵 ↑ 可回到本頁頂部!
  藍小熏臉色一紅,自然也是知道男女之別。自己一清白之軀被一個男人這樣的抱在懷里很是不妥,不過眼下情況緊張,這念頭也只是一閃而過。一個閃身,慌忙的從許平身上爬了起來。
  許平也占夠了便宜,稍微的估算了一下小Y頭的身材還真不錯,雖然還在發育中有點青澀,但也算是玲瓏有秩了。
  兩人站了起來,互相不好意思的看了一眼!這時候黑衣人已經三角形的圍了上來,藍小熏眼神有些慌亂的警惕著,和許平一起被他們逼得連連后退。
  兩人被他們逼到了墻角,藍小熏見躲無可躲了,咬著牙站在了許平的面前,歉意的說:“對不起了許大哥,連累了你。”
  “連累倒是不怕!”許平搖了搖頭,看著她委屈的模樣倒是有些心疼。只是這時候還是玩興大起的嚇唬道:“但我就怕你的清白被侮辱,那實在是太可惡了。”
  藍小熏楞了楞,看了看許平后沒好氣的說:“你是個書呆子啊,這時候了還有心情說這種話。”但或許又是害怕,說話的時候聲音都在顫抖。
  三人似乎都想把藍小熏活捉,看她站在面前倒也沒貿然的揮刀砍來。黑衣人冷笑著說:“小娘們,你還是自己過來吧!乖乖聽話的話,我們倒是可以考慮放了你這朋友。”
  許平心里直想罵他,嚇唬小孩子呢!女的可以奸,男的你總不會雞奸吧,當然是一刀殺了痛快,恐怕她一走開的話你們三個就會撲上來的,媽的,最討厭你們這些虛偽的人。
  藍小熏似乎心動了,幽怨的看了看許平,猶豫了一下說:“許大哥,小熏不想連累你。你走吧!”
  “你,你不怕清白之身被他們糟蹋了?”許平驚訝的看著她,這Y頭真是腦子進水了,這種哄小孩的話也能相信。心里雖然鄙視了一下,不過也想想這Y頭倒也夠仗義的,值得欣賞。
  “那還能有什么辦法!”藍小熏說著的時候,眼圈已經開始發紅了。不知道是因為擔心家人,還是在為自己哀傷。
  “等等!”看她要走上前去,許平趕忙的拉住了她,一臉委屈的問:“難道就沒別的辦法了??”
  “能有什么辦法!”藍小熏很是無力的說:“我又打不過他們,能的話我早就殺了他們,哪還會落到這個地步!”
  “哈哈,真是白日做夢!”三人狂笑起來,這話在他們聽起來簡直就是天方夜潭!
  “原來這樣就好啊!”
  戲演差不多了,許平故作恍然大悟的樣子,一把將她護在了身后,還故意很是抱怨的說:“這樣簡單就可以解決,你怎么不早說啊!”
  “你干什么?”藍小熏驚訝的看著許平。
  “你不說殺了他們就好了嗎?”許平裝傻的笑了笑,說:“那就把他們殺了唄!”
  “哈哈”三人這時候已經笑得合不攏嘴了!
  許平也不多說,一把將藍小熏拉著自己的手推開后,上前一步溫和的笑了笑。突然眼色一冷,身形詭異的朝他們沖了過去,幾乎是在瞬間就消失在了原地!


正文 第120章:救美順便吃豆腐(下)
  “不要啊許大哥!”藍小熏嚇得大喊起來。
  三人笑得還沒回過神來,許平已經邪笑著到了他們的面前。狠狠的一拳打在了矮個的胸口,伴隨著沉悶的破碎聲,他立刻就口吐鮮血的倒下了下來!
  強勁的一拳硬生生的把他的心臟直接打爆,這時候他已經和死了沒區別。趁其他兩人楞神的功夫。許平一轉身,奇快的一腳掃到了黑衣人的脖子上,只聽咯嚓的一聲,他的頸骨立刻應力而碎,整個人直直的飛了出去,砸到了柱子上后軟軟的落地,全身動彈不得只剩下抽搐的份了。
  “許大哥,你好厲害啊!”藍小熏原本捂住了眼睛不忍去看許平的慘狀,但現在一看許平一出手已經殺了兩人,立刻興奮的叫喊起來。
  “一般般啦!”許平得意的笑了笑,一轉身冷眼看著已經嚇傻的高個,一字一句的說:“你呢,想怎么死!”
  “許大哥,先別殺他!”藍句小熏慌忙的阻止:“我還有話要問他。”
  “那留你個活口吧!”許平說話的時候,手指如風一樣的在他身上點了幾下。
  高個被眼前這突然的變故弄得傻了眼,等他回過神來的時候身上一陣劇烈的疼痛!呀的叫了一身后發現全身的經脈全被封死,除了雙腳外其他的關節都被捏碎了,立刻疼的殺豬一樣的叫了起來。許平趕緊又給他點穴止疼,一聽這男人的喊叫就想起了剛才的一幕,全身的雞皮疙瘩都掉了下來。
  押著他朝回走去,藍小熏一邊走著一邊興奮的問:“許大哥,你不是說你是游歷書生么?怎么武功那么厲害啊?”
  許平溫和的笑了笑,一臉奇怪的說:“誰規定了書生就不能會武功了,真是奇怪!”
  “不不,人家不是那個意思。”藍小熏慌忙的搖了搖頭說:“只不過人家覺得你這樣文武雙全好威風啊,你用的是什么武功,有空的話教教我好不好。”
  “沒問題!”許平心想除了戰龍訣的內力外,一切招數只為了裝B,似乎也沒什么可隱瞞的地方。
  藍小熏興奮的點了點頭,但沒一會又感覺有些不對味,疑惑的問:“許大哥,你會武功的話怎么一開始就不用。還被那些壞人嚇成那樣啊?”說話的時候眼里已經有點懷疑了,臉上也開始爬上了紅暈。
  許平怕她看出自己趁機吃她豆腐,趕緊解釋說:“我也不知道自己打不打得過他們,再加上一著急我都忘了自己會武功的事了。”
  “沒你這樣的吧!”藍小熏有些哭笑不得,但嬌美的小臉突然的一紅,似乎是想起了剛才被許平壓在身下時的場景。
  一路上藍小熏已經將高個審問完了,原來他們所說的話不過是在嚇唬藍小熏而已。最大的目的還是綁了她脅迫她爹就范,氣得藍小熏一直在后邊拿石子丟他,簡直有點小孩子鬧脾氣的感覺,可愛的模樣看得許平是樂在其中。
  “這該死的陳小寶,那么大的動靜也不知道出來看看嗎?”剛回到小院,藍小熏火爆的脾氣又上來了,氣沖沖的要跑去質問他。許平當然也是不攔,不過心想這漂亮的小姑娘要看到那么猥瑣的場景。實在是罪過啊!
  “啊”藍小熏踢開門后,看著里邊的場景馬上嚇呆了,一聲長長的尖叫,嚇得趕緊別過頭不敢去看。
  許平也是一副震驚的樣子,指著還糾纏在一起亂來的幾個大男人,氣急敗壞的說:“世道不古啊,這家伙原來有龍陽之好,簡直是道德敗盡,可惡呀。”
  說這話的時候,許平已經在琢磨了,這道德到底是什么東西??
  “別說了,快走啊!”藍小熏紅著臉,憤憤不平的拉著許平的手!
  “恩!”許平故作氣憤的點了點頭,卻是冷笑一聲抓過有氣無力的高個,封了他的穴道后隨手往床上丟了過去!
  “不要!”高個面色蒼白的叫喊著,但馬上又被幾個糾纏上來的大男人撕裂了衣服,本來就有傷在身再加上他們全纏上了他,這會已經被淹沒在了男人的海洋里,只留下了一聲聲慘絕人寰的叫聲。
  “太無恥了!”一邊朝后院走去,藍小熏還一直臉紅赤熱的罵著:“爹怎么會要我和這樣的人定親,實在太可惡了。原本只是覺得他討厭,但沒想到他竟然是這樣的人!”
  “人各有好嘛!”許平感慨了一聲,卻是竊笑先不論他和自己爭妞的問題,別被爆菊而死他就得謝天謝地了。
  走到了閨房前,藍小熏這才回過神來,看著許平跟在自己的身后,馬上就臉紅紅的問:“許大哥,你怎么還不回去啊!”
  “我一直就露宿野外,哪有地方去啊!”許平裝作可憐的苦笑了一聲!
  藍小熏想了想,微微的紅了紅臉后說:“要實在不行的話,你來我這坐一下吧!反正晚上出了這樣的事我也睡不著,剛好聽你講講那些有趣的事,我們來個秉燭夜談怎么樣。”
  “好啊!”許平笑著點了點頭,心想不關燈來辦事,你小Y頭還真有品位啊!
  藍小熏叫丫鬟備了幾份小點心后,想想第一次要把男人帶到自己的閨房里,孤男寡女共處一室。心里不禁的有些忐忑。呆歸呆但剛才都那么親密的接觸過了,又是遭遇了英雄救美,萌動的芳心自然也不能再平靜下來,偷偷的打量了許平一眼,覺得眼前的少年面如白玉,確實俊朗之極!
  知書達禮又文武雙全,比起陳小寶來可是強了許多倍!要是他做自己的夫婿似乎也是不錯,想到這!藍小熏不禁紅了紅臉,暗罵自己怎么那么不知羞恥。
  “怎么了?”許平察言觀色就知道自己已經撩撥動了她的少女心,不過還是裝作關心的問道。
  藍小熏趕忙擺了擺手,笑著說:“沒事!”說著推開了房門,有些不好意思的說:“許大哥,您進來吧!”
  許平笑咪咪的點了點頭,邁步一進似乎已經隱隱的聞見了一股淡雅的清幽!雖然是臨時在這住,但小房間看起來也是專門為了女眷準備的。唯一的瑕疵就是房間打扮得很是溫馨嫻靜,粉紅的色調看起來以前住的是知書達禮的大家閨秀,有些不適合藍小熏這火爆的性格。
  “許大哥,您喝水!”藍小熏款款的給許平倒了杯茶水,這時候才神經大條的發現高個沒了,左右的看了看后問:“許大哥,那淫賊呢??”
  許平狡猾的笑了笑,說:“我看剛才房門一看,他眼里透著邪光!陳小寶也是一樣,為了成人之美,我就順手將他推了進去。”
  “討厭,別再說那些了!”藍小熏嬌嗔了一下,但或許是想起了那惡心至極的一幕,小臉微微的有點蒼白!
  “對了小熏!”許平放下了酒杯,好奇的問:“剛才你是怎么發現他的,這幫人似乎和你家人有仇一樣。”
  藍小熏點了點頭,說:“我剛才也是偶然才發現他在我房間里鬼鬼祟祟的,看樣子絕對不是什么好人。聽我爹說早年他和這天鷹門的仇很深,看來他們就是來尋仇的。”
  “那你怎么會喊他是淫賊呢??”許平滿臉的疑惑。
  藍小熏難為情的吐了吐舌頭,看起來可愛之極,有些不好意思的說:“我就順口喊的,要是小偷的話那多沒意思啊!”
  “哦!”許平微微的哦了一下,嬉皮笑臉的說:“該不會陳小寶是被他們下了春藥才會那樣的吧,我看那幾個人滿面淫光不是好人!”
  “下藥應該是下在水里的吧?”藍小熏一邊說著一邊口渴的喝光了茶水,臉色突然有點不對了。
  許平也是看了看自己的茶杯,瞪著眼睛問:“那個,小熏啊!!你的茶水換過了么???”
  藍小熏一臉的錯愕,搖了搖頭說:“似乎,沒有!還是剛才的那一壺。”
  這異樣的話題讓兩人都微微的沉默了一下,氣氛一時間很是曖昧!許平運起內力查看了一下,并沒有發現身體內有任何不妥的地方!正常得讓人都郁悶了,這該死的家伙。怎么就不知道趁機下點春藥什么的,還叫什么淫賊啊,這些必備的東西都不帶好,哥鄙視你!!
  藍小熏小臉通紅通紅的!雖然武功不高,但也是能察覺出自己中沒中藥,松了一口氣后看著許平,不知道為什么感覺有些不自然!
  “對了小熏!”許平尷尬了一下,咳嗽一聲后問:“怎么你就自己一個人出門,你家的大人沒陪你一起來么?”
  藍小熏回過神來,趕緊正了正色,乖巧的說:“我娘她們明天就到了,我爹說他有事忙!就讓陳小寶陪我一起來了!”
  許平心想你爹這是給那廢物制造機會呢,不過看來他是真把握不了。換成自己的話,從津門到這三四天的路途,這會你都處女變大嫂了。
  “許大哥!”藍小熏突然紅了紅臉,很是難為情但卻忍不住好奇,問:“男人怎么能和男人在一起,睡,睡覺?”
  看著她這一臉的扭捏,明顯好奇又羞于開口。許平倒覺得這樣很是可愛,不過真有點不太愿意去回答這惡心的話題。苦笑著搖了搖頭,說:“誰知道呢,男人和男人在一起這樣變態的事!我可是不敢茍同,我還是老實的喜歡女人吧。”
  藍小熏也不好意思再問,看了看許平后,怯怯的說:“許大哥,你說你是京城人士?那你父母就放心你一個人出來游歷么?”
  “怎么不放心!”許平呵呵的笑了笑,說:“我懂得多,而且又會武功。男人出來最多就是擔心一個謀財害命的問題,不像女孩子還得擔心被人劫色,一路上東游西逛的可是自在得很。”
  藍小熏不好意思的點了點頭,不過也是贊同的抱怨說:“是啊,女孩子出門就是不方便!如果不是我答應我爹和陳小寶一起的話,我連門都出不了。許大哥,你說做男人多好啊!做女人是真沒意思,想出個門都難,真是無聊透頂了。”
小提示:按 回車 [Enter] 鍵 返回書目,按 ← 鍵 返回上一頁, 按 → 鍵 進入下一頁。 贊一下 添加書簽加入書架
江西快三开奖结果和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