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帝王野史(江山美人野史) 作者:棺材里的笑聲(活跳尸)》

下載本書

添加書簽

帝王野史(江山美人野史) 作者:棺材里的笑聲(活跳尸)- 第140部分


按鍵盤上方向鍵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頁,按鍵盤上的 Enter 鍵可回到本書目錄頁,按鍵盤上方向鍵 ↑ 可回到本頁頂部!
  “是是!”眾官之中官位最高的刑部尚書王伯君立刻湊上前來,恭敬讓人備茶伺候,但卻沒客套幾句又轉身忙活去了。他這不奉承的態度反而讓許平很是滿意,肯認真辦事的官才是好官嘛!
  順天府的一應捕快站在了堂下,突然有一個原本站在很前邊的身影正悄悄的躲避著,她身姿高挑動人,容顏更是冷艷無比讓人本能的就有征服的欲望。許平眼一尖立刻看到了她,笑呵呵的說:“冷月,你也在呀!”
  其他的捕快趕緊讓了開了路,眾人的視線迅速的集中在了冷月身上。冷月立刻感覺有些不自在,微微的白了許平一下,但還是走上前來抱著劍行了一禮:“順天府冷月,參見太子殿下。”
  天姿國色,無奈素面朝天不顯柔媚。身段性感,卻穿著男人一樣的黑色官衣!冷月一出現這英氣的打扮就吸引了不少人的眼球,也有憐香之人暗自嘆息,如此動人的女子,怎么就混跡在順天府這群殺人不眨眼的家伙里邊呢!
  “免禮吧!”許平當然不會當著那么多人的面去騷擾她,用很是溫和的口吻說:“上次河北之事多虧了你,回京以后俗事繁多,想忙里偷閑謝謝你都不行,一會本太子設宴為你請功如何!!”
  “多謝殿下的美意!”冷月感覺很多的視線中帶有明顯的嫉妒,感覺搖著頭說:“可冷月公事繁華,恐怕無法應邀了。”
  話一出,立刻感覺到大堂之上明顯有嘖嘖的惋惜聲和嫉妒的怒意。許平盡管是當朝太子,但除了門下那些學子外幾乎很少和六部官員接觸,除了有國宴之外私聚也就和郭敬浩吃了一次而已,幾乎低調得讓人震驚,眼下太子邀約一個小小的捕快竟然敢說沒空,這簡直就是違背常理,甚至在好博功名的人看來冷月的話足夠天怒人怨了。
  順天府的府尹一聽,趕緊站出來笑呵呵的說:“太子殿下有約那是冷月的榮幸,雖然公事繁華但也無礙,冷月也累了那么久,正好可以休息一下!”
  冷月的臉色一下就有點不滿了,許平卻是得意的看了看她。心想我的面子你不想買,有的是人想拍我這個馬屁,跑,你這小娘皮能跑到哪去,還不是飛不出我的手掌心!
  府尹一看許平心情大好,也隱約的看出點什么,馬上轉過身來朝冷月囑咐道:“太子殿下設宴邀請那是多大的榮幸呀,你就老實的去吧,審訊過后府里會清閑許多,你也趁這時候好好的休息一下!”
  “是!”冷月答得心不甘情不愿的,往回走的時候還不忘幽怨的瞪了許平一眼。
  “太子爺!”張伯君和其他眾官商議了大半天,這才拿著厚厚的刑單走了過來,恭敬的說:“臣下和其他同僚已經商議完畢,罪臣或誅九族或腰斬,流放。所有的定罪都已在此,有無不妥請您過目!!”
  “不用了!”許平看著他們這一頓的忙活,等得前列腺都疼了,趕緊擺了擺手說:“該怎么辦就怎么辦,執行吧!”
  “是!”張伯君面色一冷,大步上前,冷眼環視了一圈早就把底下的犯下嚇得大氣都不敢出。隨著侍郎們朗聲的將每一個官員的刑罰,其家眷的株連一一念出后,已經有很多人開始哭天搶地或者直接嚇得暈死過去。
  每念完一篇,就會有官兵來架著這些罪人出去,有的拖到鬧市斬首示眾。有的集中關押起來,準備發配邊疆去干這些等于送死一樣的活,一時間刑部面歇斯底里的哭喊和太子饒命的哀求不絕于耳,凄厲得許平都有些聽不下去了,閉上眼不去看他們哭喊的樣子。
  一下午的宣判,隨著儈子手鬼頭刀的揮舞。北門菜市多了四百多具的無頭尸體。這突然的情況一時間讓圍觀的百姓們不知所措,紛紛猜測朝廷特意挑鎮北王來京的時候誅殺這些叛逆,是不是要敲山鎮虎給他一個下馬威。
  就在許平無聊快要昏睡過去的時候,張伯君這才走了過來,指著空無一人的前堂說:“太子殿下,審訊已經完畢!圣上讓您在這稍候一會,讓下官們先行告退!”
  “退下吧!”許平打著哈欠擺了擺手,心里開始猜測老爹這是要干什么,搞得那么神秘有個屁用呀,不會是想送我銀子吧,老子寧可相信有鬼都不相信有這樣的好事!
  張伯君恭敬的帶著官員們行了個禮,接著按照官位大小就魚貫而出。甚至于官兵捕快也全都退下,若大的刑部前堂只剩下疑惑不已的許平還有張虎二人。
  “媽的,是不是耍我啊!”等了一會也沒什么動靜,而且冷月也趁機開溜了,許平不由的罵了起來:“肯定是老不死的沒事玩,就想在我身子找樂子,奶奶個腿的我詛咒你早日陽痿。”
  張虎聽慣了許平這些大不敬的話,盡管已經不以為然了,但還是警惕的左看右看提防有旁人在場。這些話在普通百姓聽來是大逆不道之極,自然是不能流傳出去!何況太子離經叛道的作風惹得眾議紛紛,再被人聽到這樣的話難免會有人借故做文章了。


正文 第155章:好處(中)
  這時候,前堂總算是有了一點的動靜。許平抬眼一看,不由的贊嘆一聲真是高手呀。只見門口走進一大一小兩個身影,大的那個魁梧無比,豹眼環頭很是兇煞,混身的肌肉黝黑發亮,走路剛勁有力虎虎生風,一看就是外家功夫的好手。
  另一個個子稍矮的,留著整齊的山羊胡子。雖然長相也是英氣逼人,但面無表情卻是帶著不怒自威的風范,身著整齊的長袍又有幾分的文雅,腳步輕盈瀟灑,每走一步也讓人感覺很是強大。
  兩人皆是四十左右的年歲,按許平的水準一看就知道來人的武功在自己之上。而且看樣子已經立了天品之威,實在是難得一見的高手呀!
  張虎一看這情景立刻眉頭一皺,手自然的握住了手上的配刀,警惕的盯著他們喝道:“來者何人!”
  矮個面無表情的看了看他,不屑的說:“小小護衛,還是被免去了御前侍衛之職的家伙也敢問我。”
  “哼”張虎什么都不說了,冷著個臉上前一步,寶刀出鞘立刻閃著滲人的寒氣。
  高個笑了笑沒說什么,饒有深意的看了許平一眼后在旁邊找了個地方坐下。自顧自的吃起了桌子上的水果,似乎對這些事都沒興趣一樣!許平也是細細的抿了一口茶水,看這樣來者不善是肯定的,但許平卻是一副悠然自得的樣子。
  并不是說不擔心,只是兩個天品高手一起來,自己這帶傷之身加上張虎這還沒立品的修為。怎么樣都和辦法和他們抗衡,跑的話唧咕沒機會而且還會落了下風,還不如沉下氣來看個究竟。
  矮個朝張虎招了招手,輕蔑的哼了一聲說:“只要你能砍中我的衣角,今天我就放過你們。想知道什么我也全數相告,怎么樣??”
  張虎被他激得火起,但明顯眼前之人身手之高比他高出不止一個檔次。即使血性大發也不敢托大,大喝了一聲好,聲音未出身影早已經動了,腳一蹬跳過臺階直接朝他沖了過去。
  更讓張虎惱怒的一幕出現了,矮個竟然嘿嘿的一笑。無視張虎手上鋒利的寶刀所散發的寒光,敞開雙手慢慢的閉上了眼,如此輕蔑簡直就是在說我閉著眼都能打倒你。張虎何曾被人如此小覷,立刻就火冒三丈,爆喝一聲手中的寶刀砍向了他的脖子。
  許平盡管一副愜意的樣子,但還是緊張的注視著場內的情景。眼看刀鋒就要砍到,只見矮個雙手背到了后邊,靈巧的一彎腰立刻讓張虎索命的一刀砍了個空。
  “納命來!”張虎紅著眼朝前一逼,手里的寶刀立刻又翻轉起來。一出手就是連許平都沒見過的看家本領,無數的刀光交織成一片的朝矮個砍去!
  矮個似乎詫異了一下,不過馬上又靈巧的幾個轉身躲著張虎所有的攻擊,眼睛一直都是閉著的,嘴角似乎還掛著贊許的微笑,但也只是一閃而過。
  高小這時候在一邊爽朗的大笑起來:“張家百斬刀法,這小子已經把套路練得很純熟了。可惜離地品就一步之遙,不然你哪有這么囂張的時候。”
  張虎一聽別人輕松的看出自己的看家本領,心里不由的吃了一驚。畢竟這套刀法甚至連許平都沒見過,來人竟然一眼就看出,實在讓人不敢相信。
  “是啊!”矮個笑呵呵的應答著,這時候也剛好翻了個身瀟灑的躲過張虎來勢洶洶的猛砍,躲過的時候刀鋒距離他的皮膚只有一寸之遙!
  矮個一直都不還手,任張虎大吼著追著他滿院的跑。這一幕簡直就像是大人在戲耍小孩一樣,許平在旁邊看得眉頭大皺,不過也確定了來人沒有惡意,要不然的話按他們的身手這點功夫把張虎連自己機一起干掉都不是難事。就算他們是天品之威也不敢在刑部逗留那么久,即使這沒像樣的高手能和他們一戰,但螞蟻啃大象也能啃死他們。
  滿院子都是矮個瀟灑的身影和張虎兇猛的刀光,漸漸的張虎也體力不支,滿身都是汗水。手里的大刀揮砍的速度也慢了下來,而矮個卻連一點汗都沒出,臉上的笑容依舊瀟灑愜意,讓人感覺更是囂張。
  “你忙完了?”矮個見張虎氣喘吁吁的停了下來,猛的睜開了眼看了看張虎,笑咪咪的說:“你忙完了,那就該我了!”
  張虎神經一緊,趕緊擺出了一副防守的姿勢。卻是突然感覺腰上一空,再一細看不知道什么時候自己的刀鞘已經到了矮個的手上,立刻驚得不怎么該怎么說了。
  “小子,看好了,這才是真正的百斬刀法!”矮個神色一冷,竟然馬步一站和張虎擺出了一樣的起手式,混身上下散發著一陣陣強烈的殺氣,手里的刀鞘竟然給人感覺是那么的恐怖,竟然就像是真正吹毛斷發的寶刀一樣,似乎隨時都能奪去任何的生命。
  高小還在笑著,不過卻是轉過頭來,饒有興趣的看向了許平。許平也在打量著他,雖然臉上還是沉靜如水,但心里已經開始在琢磨這矮個是什么來路了。
  矮個沉靜了好一會,寂靜的威壓早已經讓張虎緊張不已。只見他全身不帶一點真氣的跡象,猛的揮舞著手里的寶刀砍了過來,似乎是刻意放慢了速度想讓張虎學習一樣,每一個動作看起來都特別的清晰。
  “這才是真正的斜陽落日,看招!”矮個低喝了一聲,手里的刀鞘頓時幻化成千萬把刀一樣,從四面八方朝張虎攻去。
  張虎慌忙的抬起刀來擋,驚訝的發現矮個用的招數竟然是自己家傳的功夫。而且他所用的內力也和自己相差無幾,自己幾乎不用擔心內力上的差距,似乎有意要公平的和自己一較高下,這到底是怎么回事!
  即使張虎僥幸的把這第一招擋了下來,但也在驚嘆這功夫雖然他說是自己家的百斬刀法,卻是有些許的不同,但套路之間卻連貫得更是巧妙,幾乎每一下都能連著另一式,要是真的舞動起來那才是真正意義上的密不透風。
  矮個見張虎把自己的攻擊全擋了下來,贊許的笑了笑,說:“不錯,竟然能擋得下來,我還以為你得挨幾下呢!”
  “你到底是誰??”張虎咬著牙瞪著他,百斬刀法是張家密不外傳的功夫,傳男不傳女,傳長不傳幼,世間會的人根本寥寥無幾,怎么眼前的怪物看起來比自己還通曉。
  矮個沉默不語的搖了搖頭,突然喝了一聲:“小心了,斬風七式!”話音一落,他身影猶如鬼魅一樣的來到張虎的面前,揮著刀鞘直取張虎的上三路而去!
  張虎自然是知道斬風七式是怎么回事,上三路是仰攻。下三路才是真正的目的,趕緊起身一跳躲過了他瞬間往下揮砍出的連續七刀,可還沒回過神來時胸口立刻一疼被他擊中,馬上悶哼了一聲朝后邊摔了過去。
  矮個笑呵呵的握著刀鞘看著他,瞇著眼說:“斬風七式過后,可連虎朝天嘯,再連還可連破日三斬,這樣粗淺的套路你家大人沒告訴你嗎??”
  “你到底是誰??”張虎捂著胸口站了起來,滿面不相信的咆哮道:“為什么你知道的那么多!”
  “我不是說了嗎??”矮個臉色一沉,將刀鞘對準了張虎,冷笑說:“你能砍到我的衣角我就告訴你,別說我以大欺小,我也用一流的內力和你打!用招數告訴你什么才叫真正的百斬刀!”
  “樂意奉陪!”張虎本就血性方剛,立刻大吼著沖了上去。
  讓人驚訝的是,矮個清瘦的身體竟然有著和張虎一樣的外家功夫,甚至連拳腳上的套路都一模一樣。兩人一開始搏斗在一起時簡直是在照鏡子一樣,許平看得疑惑不解,張虎更是目瞪口呆,驚得有些不知所措。
  “這才是迎風斬葉!”矮個躲過張虎凌厲的一刀后愜意的轉了個身,一抬手張虎腦袋上立刻挨了一下,胸口又接連被捅了好幾下。
  張虎忍著疼繼續朝他沖去,矮個耐心的和他纏斗了一會。馬?
小提示:按 回車 [Enter] 鍵 返回書目,按 ← 鍵 返回上一頁, 按 → 鍵 進入下一頁。 贊一下 添加書簽加入書架
江西快三开奖结果和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