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帝王野史(江山美人野史) 作者:棺材里的笑聲(活跳尸)》

下載本書

添加書簽

帝王野史(江山美人野史) 作者:棺材里的笑聲(活跳尸)- 第146部分


按鍵盤上方向鍵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頁,按鍵盤上的 Enter 鍵可回到本書目錄頁,按鍵盤上方向鍵 ↑ 可回到本頁頂部!
  “爺!”休息了許久,劉紫衣這才無力的睜開眼,水蒙蒙的美眸含情脈脈的看了許平好一會,這才溫順的扭著性感的身軀來到許平的跨下,一低頭將還沾滿了精液的命根子含了進去,津津有味的舔食起來!
  許平感覺一陣的舒服,軟軟的小舌頭靈活的開始挑逗著自己。贊許的看了她一眼,大手愛憐的撫摸著她散亂的青絲。一個如此性感的尤物伏在跨下,用嫣紅的小嘴緊緊的含著你的命根子,光是這一幕就足夠讓人興奮了,視覺上的沖擊絕對能滿足男人的虛榮心。
  “爺,妾身伺候您沐浴一下么?”將命根子舔食一凈后,劉紫衣這才慢慢的撐起了身子,滿面期待的看著許平!
  許平笑咪咪的朝她飽滿渾圓的乳房上捏了幾下,引得劉紫衣嬌喘連連,面含春情,性感的身體又不安的扭動起來!雖然很想再和她云雨一番,但想了想還是搖了搖頭說:“算了,不知道還有沒有事要處理,你睡一會吧。我出去看看走走,沒事的話一會再回來!”
  “恩!”劉紫衣也明顯因為最近的亂事而有些疲累,馬上乖巧的起身幫許平擦了擦身體,又殷勤的伺候著換上一套合身的衣服,這才笑面如蘭的說:“爺,這是妾身第一次在您的房間里睡覺,一會您要其他人侍寢的話妾身先給您準備膳食好么??”
  “到時候再說吧!”許平抱著她來了一個長長的濕吻,又軟語了一番這才走了出來!劉紫衣滿面柔情的目送許平出了房門,這段時間實在太過于疲憊了,甚至連睡覺的時候都保持著警惕。一躺下沒多久就沉沉的睡去,臉上還掛著幸福的微笑,這是第一次在愛郎的房間里睡覺,不知道為什么感覺特別的安心,又特別的舒服,周圍環繞的男人味讓人很是輕松,繃緊了很久的神經也瞬間的松弛下來。
  許平走著的時候肚子突然咕的一聲響,感覺到一陣癟癟的餓意。這才意識到自己這一天基本沒吃什么東西。剛想喊丫鬟時,卻是突然敏感的聞見了一陣濃烈的清香,似乎還有一陣女孩子嬉笑的歡聲笑語,如銀鈴一般的清脆悅耳!
  順著聲音走到了西廂,這才看清后花院的亭子里坐著三個婀娜的身姿。雖然明月高掛,但點上幾盞清燭倒也是夠閑情宜人的,粉色的燈光下印照著一個個如花似玉的美人,身姿各有風情看起來真是賞心悅目。
  林紫顏身著一襲白色的長裙,雖然沒有過多的粉裝打扮,但經過了昨晚的滋潤明顯皮膚水靈了不少。大眼睛明艷動人感覺十分的柔和,胸前一對豪乳依舊養眼誘人。甜美的微笑猶如二八少女一般,要是不認識的話誰會信她以為人母,女兒都快成為別人的妻子了,現在看起來就是個二十出頭的美女而已。
  另一個身影一樣窈窕動人,身段顯得高挑勻稱。粉色的輕羅綢裙,裙帶飄飄看起來煞是靈動。長長的青絲梳得一絲不茍,宛如天上來水一般柔順動人,在夜風的輕撫下輕盈而動很是漂亮。清澈動人的大眼睛,精致小巧的鼻子,小小的嘴唇無妝自紅很是動人,舉手投足間充滿了女性的柔媚讓人一看就蠢蠢欲動。
  姚露,她來這干什么?從天房山回來后還真沒再見過這妞了。許平躲到了一邊,盯著她那挺挺的小香臀不由的色笑了一下,另一個小身影是巧兒這個小魔女,身著可愛的綠色青裙很是嬌小迷人。但面對的是一個背影就看不太清楚,三女圍席而坐,桌上擺滿了小吃水果很是愜意,無奈小魔女似乎很是生氣一樣,喋喋不休的在抱怨著:
  “真的林阿姨!”巧兒恨恨的咬了口桃子,不顧嘴邊還殘留著的汁,憤憤不平的說:“我一開始還以為找我去有什么事呢,一聽說是金吾將軍的命令。人家真的緊張死了,誰不知道那可是手握雄兵的大將軍。誰知道那老不修的竟然叫我去給他兒子下藥去,你說說哪有這樣的事!”
  姚露溫柔的一笑,柔媚的容顏讓人很是喜愛,有些不相信的說:“不會吧,金吾將軍可是開朝大將。當年手握破軍營十萬大軍橫掃元兵,我小的時候他就已經是個大英雄了,哪有你說的那么不堪!”


正文 第161章:古代的角色扮演!
  林紫顏疼愛的為巧兒擦去嘴邊的汁液,不過也是有些不信的說:“巧兒,你這些話可不許亂說。現在三歲孩童都知道金吾將軍的威名,那可是國丈之尊,你這話要是傳到皇后娘娘的耳朵里,看她還不打爛你的屁股才怪呢。”
  許平心想你們還真別不信,他那為老不尊的老流氓什么事做不出來,這點事就小意思而已,有什么好奇怪的。不過看來巧兒的怨氣是很大呀,自己老是支使她干這種事,現在外公也知道了她的威名。再純潔的小loli都會被玷污的,可憐的孩子呀!
  巧兒見大家都不相信,這會也是急了,繪聲繪色的說:“真的,我回來的時候還有一堆宮女在那等著要進房呢!那老家伙還說什么要連續下幾天的藥,怎么的都得多施一下雨露的,說什么那么多個黃花小閨女,就不信沒幾個大肚子的。”
  如此大膽的話,姚露一個未經人事的處子自然是紅了臉。饒是林紫顏都感覺有些不自在的別扭起來,巧兒剛想繼續解釋的時候。突然一聲天籟一般的聲音響起,只是話語中帶著幾絲的嚴厲讓人有些回不過神來:“放肆,小小丫鬟竟敢妄議開國大將!!”
  眾女一聽這聲音,頓時就嚇了一跳。再回頭一看,巧兒更是混身直冒冷汗。誰能想到都這么晚了,皇后娘娘既然會微服出宮。剛才眾人談論得很是高興,一點都沒注意到她的到來,這會只見紀欣月滿面冰霜的站在了走廊邊,身上一襲典雅的白裙看起來飄逸得似不食人間焰火的仙子一般,雖然身著便裝但那種雍容華貴的優雅還是讓人膽竊。傾國傾城的容顏上有幾分的怒氣,原本水潤動人的眼睛這會充滿了讓人害怕的冰冷,狠狠的一瞪頓時就讓喜兒混身發抖。
  三女全嚇得不輕,還是林紫記顏第一個回過神來,趕緊跪了下去,顫聲的行禮:“皇后娘娘千歲千歲千千歲!”姚露和巧兒這才回過神來,趕緊也忐忑不安跪了下去!
  紀欣月雍容華貴的氣質讓她們不敢直視,她也沒讓三女起身。而是輕盈的幾個蓮步到了亭子里坐下,面色冰冷的看著巧兒,一字一句的訓斥道:“好大膽的丫鬟呀,竟然敢在這枉議朝廷大員,甚至敢誣陷國丈。早就聽聞太子府規矩寬松,但沒想到會寬松到這地步,一個小丫鬟都有這膽子,反了天了!”
  “奴婢”巧兒跪在地上,嚇得頭都不敢抬,一個勁的發抖著,這會哪還敢狡辯什么,趕緊就怯聲的說:“奴婢知罪!!”
  其他二女也嚇得大氣都不敢出,尤其是林紫顏,昨晚聽了朱蓮池的話。知道皇后娘娘對自己有所偏見,這會更是不敢抬起頭來,唯唯諾諾的,緊張得腿都在發抖了,不知道巧兒會被怎么懲罰,心里擔心小loli也擔心紀欣月會不會朝她發難。
  紀靜月雖然一臉的冰霜,但嘴角卻掩飾不住頑皮的微笑。最近一段時間在宮里真是閑出病來了,因為京城之亂而被姐姐禁足根本出不了宮門。這會好不容易老爹來了才偷偷的混出來,但一回將軍府卻是知道了老爹的下流勾當。不知道為什么腦子里總想著在太子府里自由快樂的時光,再加上心里隱隱有點想這個流氓外甥,就情不自禁的跑來了。
  當然了,按她古怪好玩的性格當然不會老老實實的。一出門馬上跑宮里找了一件姐姐的便裝穿,雖然不像紀欣月因為生育過孩子而豐滿嫵媚,但憑著幾乎一樣的容貌,一身高雅的長裙加身,再加上刻意的讓自己的動作每一步都小巧緩慢,說話也壓低了聲線,倒也真的能以假亂真,讓太子府上下都蒙在鼓里。
  “哼”紀靜月好笑之余,腦子里也有些恍惚的在想著許平。但臉上還是一副怒氣沖沖的樣子,冷聲的說:“平兒呢,他是怎么教下人的!我倒要看看你們府里還有沒有規矩了。”
  “皇后娘娘,奴婢”巧兒慌忙的抬起頭來,一著急眼淚都掉了下來。楚楚可憐的模樣讓人看得心都快碎了,一邊小聲的哭泣著一邊磕著頭哀求說:“一切都是奴婢的錯,和太子爺沒有關系,是奴婢長了張賤嘴胡說八道,是奴婢自作主張瞎說,請娘娘賜罪”
  許平躲在旁邊聽得心里一陣感動,這小魔女倒也算是不錯,關鍵時候倒也知道一個人把罪過抗下來。不枉自己平時那么的疼她,不過是不是也有點縱容過頭了??
  “放肆!”紀靜月感覺玩得有點過份了,但是第一次看巧兒哭還是覺得很新奇,畢竟以前巧兒都是一副嬉笑開朗的模樣,誰又見過她怕成這樣。繼續板著臉喝道:“本宮做事要你來教么?”
  “奴婢不敢”巧兒嚇得又是低下頭去,連哭都不敢大聲了,只剩下可憐兮兮的哽咽和滿心的忐忑!
  紀靜月玩得真有興致的時候,突然感覺胸前一緊,一雙大手無聲無息的握上了自己的胸脯。輕輕的一捏帶來一陣又酥又麻的快感,而這大手還不甘心的將自己的乳房緊緊的握住一陣的揉捏。紀靜月嬌軀一顫后馬上嚇得驚叫了一聲,本能的手一揮一掌朝身后打去。
  許平色色的一笑,輕松的就將她的小手抓住,放到嘴邊舔了一下,將紀靜月弄得面紅赤熱的。這才滿面淫笑的說:“我說小姨呀,下次你要想出來坑蒙拐騙呢,最好還是做足功課比較好!我媽那樣溫柔嫻熟的人,會把飛刀隨身的藏在袖子里么!”說完手一抖,紀靜月的袖子里掉下了幾把鋒利的小飛刀。
  “你”巧兒楞了一下,明白被騙以后馬上站了起來,氣乎乎的看著紀靜月,咬著牙小模樣那叫一個幽怨呀。一下就氣得說不出話來,臉上的淚痕還沒擦干,這會小魔女已經開始在計劃該怎么報復了。
  紀靜月趕緊擺著手,歉笑著解釋說:“別生氣嘛,我就是想逗逗你而已。”
  姚露頓時松了一口大氣,但因為和紀靜月不是很熟悉還是站在一邊不敢開口,但眼里含著幾絲溫和,若有若無的看了看許平一眼,陽剛開朗的容貌,尤其是那一臉的壞笑,實在讓人想忘都忘不了。
  林紫顏這才回過神來,一邊拍著胸脯一邊站了起來,嗲嗲的嗔道:“真是的,怎么能開這樣的玩笑呀,真的嚇死我了!”
  “嘿嘿,無聊嘛!”紀靜月歉意的笑了笑,突然胸前又是一緊,這才記得外甥的手還沒拿開,一直在占自己的便宜。這死流氓竟然當著三女的面繼續輕薄自己,紀靜月臉色微微的一紅,咬著牙一瞪眼,腰間的長鞭立刻呼嘯而出!
  “靠,又來這招!”許平靈活的一閃,鞭子立刻將身后的樹枝打斷了一大片。許平慌忙的退了幾步退到了墻邊。開玩笑,上次河北受的傷還沒好,這會哪敢挨她一下呀,雖然妙音說的戰龍訣能療傷,但昨晚和剛才都試了,效果也太小了吧,幾乎和吃藥沒什么區別,讓許平那個郁悶呀。
  “臭小子,你自找的!”紀靜月嬌喝一聲,羞中帶怒的一揮,一招靈蛇吐信瀟灑的擊出,鞭子真的猶如有了生命一樣的朝許平打去,破空之音凄厲得讓人膽寒!
  “日!”許平慌忙的又躲了一下,這會真的不敢去調動真氣,躲得很是狼狽,趕緊退開幾步遠后,沒好氣的說:“你謀殺呀,我傷還沒好你就下這死手,有沒有人性了。”
  “那正好!”紀靜月拉了拉鞭子,一想起自己被當面輕薄是又羞又氣,冷笑著說:“趁你病要你命,這種事我最喜歡干了。”
  “無恥”許平鄙視的看著她,大喊道:“有種等老子傷好了,到時候想怎么打隨便你。地點是我房間還是你房間都行,怎么樣??只要床夠大就可以,你有沒有種。”
  姚露不禁臉色一紅,不過也是對于許平這徹底的無賴樣弄得哭笑不得。紀靜月本想許平說幾句軟話就算了,畢竟真不敢傷到這個大明的活寶貝。但這會一聽許平的話還那么的無恥,立刻生氣的揮舞著鞭子打去,沒好氣的說:“免了,這會姑奶奶就送你再去投胎!”
  紀靜月的鞭子一揮舞起來,一下接一下的織成了一張密不透風的網。許平這會真氣不敢調動,躲了一小會就受不了了,一看旁邊目瞪口呆的三女,腦子一機靈慌忙的往姚露身后躲。
  姚露被這鬧劇弄得還在發呆,猛的感覺背上有個強壯的身體緊緊的貼著自己,一只手搭在自己的肩膀上,另一只手卻是不老實的在撫摩著自己的臀部。驚得剛想驚叫時,耳邊著急的話語伴隨著一陣熱氣:“還發呆,你再發呆就毀容了!”
  紀靜月一看鞭子收不住的朝姚露揮去,頓時嚇了一跳,著急的喊道:“快躲呀!!”
  許平話語間,當然不忘吃點豆腐!姚露這剛一回神耳朵立刻被舔了幾下,傳來一陣
小提示:按 回車 [Enter] 鍵 返回書目,按 ← 鍵 返回上一頁, 按 → 鍵 進入下一頁。 贊一下 添加書簽加入書架
江西快三开奖结果和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