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帝王野史(江山美人野史) 作者:棺材里的笑聲(活跳尸)》

下載本書

添加書簽

帝王野史(江山美人野史) 作者:棺材里的笑聲(活跳尸)- 第205部分


按鍵盤上方向鍵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頁,按鍵盤上的 Enter 鍵可回到本書目錄頁,按鍵盤上方向鍵 ↑ 可回到本頁頂部!
某で拐獠潘閌僑盟暈⒌南說慊稹?br />   從這個局勢看,起碼漸漸老去的金刀可汗還可以堅持一段時間!只要他不死,暫時不用擔心草原會出現大規模的戰亂,但契丹各部之間的相互警惕也是越來越壓抑,雖然面和心不和,但彼此之間越來越大的摩擦幾乎已經到了無法調停的地步了。
  這時候誰都想拉攏更多的幫手,大明太子暗自支援阿木通早已經不是秘密。其他的王子也紛紛的向大明表示了善意,在不得到支持的情況下起碼也不想大明派兵援助阿木通。
  契丹各部沒有開戰之前,不管滿八旗,或者是女真這些一向強悍的部落都不敢像往年那樣騷擾大明的邊境。開朝以來烽線上第一次如此的安寧,安寧得讓人有點毛骨悚然!
  畢竟比起重視領土統治的大明,契丹是一匹可怕的草原狼,一匹喜歡掠奪后焚之一盡的惡狼。讓其他的部族不得不用百分之二百的精力去防備他們,但也有些人在秘密的拉攏下動了心,盤算起了這場大戰是否有利可圖。
  自開朝二十余年來,北方的邊境線都沒有嘗試過如此的放松。雖然讓人松了一口氣,但卻不得不提起精神防備一但契丹十龍奪嫡出現后的大混亂,各地的邊防駐軍也不敢有絲毫的怠慢。
  過去幾天以后,紀鎮剛在禁軍的護送下安全的回到了破軍營守地。一路上浩浩蕩蕩的引得流言四起,也是讓契丹擔心這時候兩位讓他們又敬又恨的強者歇手歸還東北到底有何圖謀!
  紀中云并無停留的意思,別過后就日夜兼程的趕回餓狼營去了,一路上他都是心事重重沒怎么說話,就是親如紀鎮剛這樣血水里爬起來的兄弟都不知道他到底在想什么。
  破軍營逗留當夜,兩位開朝大將第一次毫無節制的開懷暢銀。將營內堆滿了空酒壇,兩人不時的豪邁大笑,追憶已經逝去的歲月。想起戰死的兄弟又唉聲嘆氣,卻都閉口不談眼下的形勢。
  鎮守邊疆二十年來紀中云也很久沒如此的縱容自己,酒水一口一口的下肚看似高興,但喝到一半時卻禁不住老淚橫流,面露悲痛之情。
  兩人鬧了一晚上,紀鎮剛閉口不問他的的打算。說得最多的都是曾經年輕的歲月,當壯之年帶領大軍橫掃天下的威風,立朝受封時的狂喜。兩位老將都沉浸在當年的豪情之中,紀中云更是放縱的又哭又笑,讓人不敢相信這個有些憔悴的老人竟是當年威鎮天下的鎮北王。
  晨曦而別,盡管一夜狂飲但兩人都沒醉去。紀鎮剛默默無語的一直將他送出了十里地時,看著滿頭白絲的兄弟,長嘆一聲說:“中云,此去一別不知道我們兄弟還有沒有見面的機會。我希望有生之年再與你把酒言歡,不過我不想帶著破軍營去和你見面!”
  “知道了!”紀中云一聽頓時老淚渾濁而下,騎于馬上久久的顫抖著,自然明白老兄弟告戒的是什么意思。
  惜別無話,雖然惺惺相惜但也只能言盡于此!紀鎮剛目送這位昔日一起出生入死的老友影盡黃昏時才長嘆一聲回了營去!畢竟都已經年過甲子,他也不希望帶著這些生死與共的老部下去和老兄弟拼命,這樣的戰斗是最殘酷的,傷的不僅會是性命,更是一顆顆已經蒼老的心。
  紀中云這一路上依舊沉默寡言,沒人看得穿他到底在想什么。原本隨同的有五千禁軍騎兵,但礙于京城也缺兵馬,又覺得到了東北也算是安全了,有四千左右的兵馬先行回了京城,只留下一千人隨行護駕。
  “王爺!”禁軍總兵在日落黃昏之時湊到了紀中云的面前,指著前邊臨水的小山坡,恭敬的請示道:“眼看周圍再無村莊。前邊有一片樹林,晚上我們去那駐扎吧,過了一夜就到了。”
  “恩!”紀中云雙目有些無神,也沒有多想什么就點頭答應。這里的一草一木他都再熟悉不過,再過一天左右就到了自己駐扎二十年的營地了,再急也不急這一時!
  一千人策馬進了樹林開始駐扎起來,炊煙升起的時候已經是明月高掛。紀中云卻是沒什么食欲,悶聲不響,依舊一副心事重重的樣子進到了將營之中休息。
  禁門的將士們吃完飯后,除了必須的崗位和放哨之人!其他人早早的進入了夢鄉。畢竟趕了那么久的路,又保護著兩位開朝大將一直都繃緊了神經,這時候自然疲累之極,三三兩兩的靠在了樹下,沒多久到處都是打鼾的聲音了。
  軍營里立刻安靜下來,只有夜風搖晃篝火的點點余輝!這時候一個禁軍將士突然睜開了眼睛,悄悄的看了看周圍沉睡的人群后,眼神里一痛,但馬上又悄無聲息的的避過眼線跑了出去。
  子時過后,大家都沉沉的進入了夢鄉,畢竟有那么多的人在,又馬上進了餓狼營的地盤。繃緊了那么久的神經全都放松下來,警惕性也是差了些許,一個個睡得鼾聲四起很是愜意。
  但就在這最后一晚,卻是有數量幾百的黑衣人開始在山坡的另一側集結起來。一個個悄無聲息的開始聚集在樹林之外,每個人的身手都很輕盈,依托著樹體的掩護半點聲響都沒發出的前進,宛如與夜色的黑暗融為一體般的幽靜。
  營外,正在站崗的哨兵也禁不住困意的侵襲開始打著哈欠。到到底是訓練有素的禁軍,即使疲累也是強打精神不敢有半點大意。
  “誰!”哨兵突然看到了前方的樹林里似乎有人影有移動一般,立刻警惕的低喝了一聲。


正文 第213章:英雄遲暮(中)
  就在他準備喊人的時候,一把漆黑的匕首悄悄的架在了他的脖子上。另一個身穿禁軍制服的人宛如鬼魅般的到了他的身后,手上輕輕的一抹,哨兵立刻瞪著眼睛倒在了地上抽搐著。
  這個禁軍將士身手很是高強,趁著別人放松警惕的時候,悄無聲息的解決了許多個暗哨。為這群黑衣人開著路,看起來已經潛伏許久了,被偷襲的將士都對他沒有戒備。
  “快快,殺將營中人!”明顯為首的那個人開始揮著手,讓所有的手下快速的沖進了營內去,盡管人多但卻是黑壓壓的一片沒發出多少的聲響。
  人馬在進營時不小心的踩斷了一截一截的枯枝,在黑夜里發出了十分清脆的“喀喀”聲!禁軍到底警惕性高,一些睡在樹下的將士立刻醒了過來,看到已經繞過橫木進入營內的黑衣人立刻警覺的大叫起來:“有敵情,速度戒備。”
  他的話音響徹了整個安靜的大營,但一把尖銳的大刀立刻穿過了他的胸膛阻止了接下來的話。
  “殺呀!”來襲者一看自己爺已經敗落,立刻大喊著朝禁軍殺去,一些比較靠近的禁軍士兵警惕過來趕緊去阻殺他們。
  “全軍戒備!”總兵雖然也是疲倦,但也一直不敢放松警惕,一聽到喊殺聲立刻拔刀從營內沖了出來!
  遠遠的就已經看到了數百黑衣人翻過了柵欄,正潮水一樣的朝這沖了過來。而那些放哨的士兵早就被人悄悄的解決掉了!自己的兵馬有些反應不及,一下子被偷襲得死傷慘重。
  “殺呀!”潛伏而來的黑衣人不再隱藏行蹤,伴隨著漫天的喊殺聲朝將營這沖了過來,目標很明確,就是紀中云。
  許多禁軍將士警惕的醒來時已經來不及了,剛睜開眼立刻被一刀殺死。黑燈瞎火之下,黑衣人如水一樣的蔓延開來,一下就破開了有序的防守全進到了營內。
  整個大營立刻陷進了混亂的局面,即使被打了個措手不及。即使被偷襲后落于下風,但禁軍之強悍卻也不容人小覷,在總兵的指揮下大家立刻冷靜下來,拔出兵器與來人糾纏到了一起。
  原本安靜的大營內頓時殺聲震天,火盆被踢倒后點燃了樹林與蓬布,立刻映得半片樹林全在火光之中。刀光劍影的廝殺之中每一刻都有人倒下,禁軍竟然憑借著過強的驍悍在劣勢中與這一群黑衣人殺了個旗鼓相當。
  禁軍總兵在一刀砍倒一個使鉤的黑衣人后,看著這些人雜亂不齊的兵器和各自不同的身手,立刻皺著眉說:“這些人是武林草寇,似乎跟了咱們很久了!”
  這時候經過前一輪的偷襲,雙方的人馬在數量上已經差不多了。沒有有排兵布陣的混戰下明顯禁軍吃了虧,這種混亂的場面對來襲的黑衣人明顯有利多了!
  “大人,快看!”另一個將士殺開沖鋒,混身浴血的沖了過來,突然驚慌的指著將營的方向。
  總兵趕緊回頭一看,竟然有十幾個賊人借著混亂之機已經靠近將營不足十步之遙,猙獰的準備殺進營帳內去。
  總兵趕緊拿起大刀沖了過去,一邊斬殺著敢于阻攔的刺客,一邊大驚失色的喊道:“大家別散,趕緊保護王爺!”
  禁軍的將士們趕緊舉攏過去,但這時候已經來不及了。本來就是犬牙交錯的混戰,馬上被纏住無法救援,只干瞪著眼看著將營被越來越多的黑衣人圍住。
  心慌之下,再加上沒辦法排兵布陣進行最擅長的沖鋒戰。禁軍立刻落了下風,而騎兵根本無法在樹林里橫沖直撞,這會更是被殺得連連敗退!
  數十個黑衣人面露興奮之色,揮舞著兵器已經靠近了將營。在與附近的禁軍幾個照面之后就將他們一一殺掉,眼看已經有一人伸手去拉將營的布簾,禁軍總兵更是驚得面無人色,要是鎮北王有個三長兩短,那這一千人馬可就死罪難逃了。
  他顧不了重重的阻截,紅著眼帶著人馬想殺開一條血路過去救援。即使身受重傷也像沒有知覺,手里的大刀連翻揮砍帶起陣陣慘叫,硬生生的殺開了一個缺口。
  “何人驚擾!”
  就在刺客興奮的要進入將營的時候,突然一聲如九雷轟炸,又似餓狼哮月般的大吼響起。低沉之下充滿了可怕的威壓,只是話語之間卻散發著濃厚得散之不去的血腥,一時間讓附近的人都感覺到陣陣的膽寒。
  眾人驚悚之時,突然簾后寒光一閃,一柄厚重的關刀如閃電般的一個橫斬讓人始料不及。電光火石間的幾道血霧彌漫,還沒待到營內大將出馬,關刀的揮砍竟將在一瞬間將營外的黑衣人斬得身首異處,三米之內無一存活之人!
  禁軍總兵一看頓時松了一口大氣,擦著冷汗想自己是太過于緊張了。營內的可是威鎮天下的鎮北王,普通的小賊豈是他的對手呀。
  長刀一過,還沒見真身就用可怕的橫斬又讓十數人頭落地,此等威風立刻讓禁軍上下精神一陣,軍心一下又聚攏起來,鋪天蓋地的喊道:“王爺威鎮天下!!!”
  排山倒海般的吶喊立刻讓黑衣人們心頭一顫,所有人的目光全都集中到了將營里。但見長簾也被斬開,慢慢的飄落在地。與此同時幾具無頭的尸體才軟軟的倒在了地上,幾顆血淋淋的人頭在地路咕嚕的打著滾。
  紀中云橫刀而立,這時候滿面都是高高在上的陰霾!皺著眉頭環視一圈讓人感覺有生死都在他一念之間的恐懼,開朝大將的威嚴強得讓人不敢直視。
  布滿了刀傷劍痕的貪狼鎖甲這時候并不顯得破舊,反而是散發著一種濃郁的肅殺之氣。紀中云滿面陰沉的看著混亂的場面,手里兩米長的關刀平舉在腰更顯威武。強烈的壓迫感讓眾人一時都像中了定身術一樣不敢動彈。
  讓人更加恐懼的是他手上那把原本該銀光閃閃的關刀卻沒有了這種閃亮的光澤,反而因為沾染了太多的人血,整把關刀透露出了骸人的赤紅色,似是死于刀下的冤魂的哭訴一般,淡淡的腥味立刻彌漫在了空氣中。
  紀中云橫刀而立,不屑的冷哼一聲后從營帳內走出。每前進一步都似踏得大地搖晃一般,又似是在踐踏別人的心臟。驚得黑衣人們不敢枉動,雖然他的身軀早已經是滄幕之年,但給人感覺似是怨魂纏身般的可怕,每一步都是踏著高高的尸骨而來,血腥得讓人無法呼吸。
  有幾個走得近的黑衣人反應過來,卻是發現自己身上透著一層冷汗,早已經把衣服全都打濕了。面對豺狼虎豹的時候許多人都知道害怕,但這時候才懂得什么叫靈魂上的恐懼,那種顫抖蔓延你的全身,讓你有下跪求饒的沖動。
  禁軍眾將也是震撼無比,仿佛一瞬間看見了戰場上的無邊血河一樣,這時候才明白什么是一將功成萬骨枯,光是那把赤紅色的關刀都似乎環繞著無數怨魂的慘叫一般讓人毛骨悚然。
  “殺呀!”一些心理素質好的刺客盡管心里多少有些畏懼,但還是咬著牙揮刀朝他沖了過去。
  這時候其他人從才紀中云的無邊壓迫中回過神來,許多人身上都大汗淋漓。但也趕緊揮舞著兵刃繼續相互廝殺,短短的一瞬間讓他們有如置身阿鼻地獄一樣的驚顫,很多人已經不敢去直視紀中云滄勁的身影了。
  “小毛賊!”紀中云震怒的咆哮了一聲,揮著刀朝他們迎了上去,怒聲大吼道:“本王踏過無邊的尸骨縱橫一生,豈容爾
小提示:按 回車 [Enter] 鍵 返回書目,按 ← 鍵 返回上一頁, 按 → 鍵 進入下一頁。 贊一下 添加書簽加入書架
江西快三开奖结果和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