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帝王野史(江山美人野史) 作者:棺材里的笑聲(活跳尸)》

下載本書

添加書簽

帝王野史(江山美人野史) 作者:棺材里的笑聲(活跳尸)- 第239部分


按鍵盤上方向鍵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頁,按鍵盤上的 Enter 鍵可回到本書目錄頁,按鍵盤上方向鍵 ↑ 可回到本頁頂部!
  畢竟這是個講究聲望也忌諱人言的年代,紀龍也沒辦法忽視百姓的幽幽之口,和餓狼營的開朝功勛。除了為他們辦喪事之外,還得耗費人力物力為這群死在自己手里的士兵們紀悼,甚至得親手寫惦文歌頌他們的豐功偉績,再次搬出各種過去的功勛對他們來個可歌可泣的表彰,一頓忙活可把津門里的文官忙得上氣不接下氣。
  餓狼營被莫坤全滅的消息,一傳出來可謂是震驚大明。如此強大的開朝之師都被紀龍不留活口剿滅,那津門還怎么打得了呀!一時之間百姓們是議論紛紛,朝野下也是有點忐忑不安。
  朱允文嚴明的控制著百官的情緒,把這件事造成的影響降到最低,自己也是親自為死去的餓狼營將士們寫起了布告。一邊痛罵紀龍的叛逆和大惡,一邊裝模作樣的痛呼錯失賢良,為早已經成燒豬的餓狼營眾將歌功頌德!
  不管朝廷還是津門都空前的一致,在餓狼營全軍覆沒這事上簡直攀比一樣的大作文章。因為餓狼營在百姓心里的地位還是很高的,這種拉攏人心的機會誰都不會放過。尤其是紀龍,那悲痛的態度都讓人懷疑這餓狼營到底是不是他干掉的。
  津門這邊告青天為英雄大祭百日,朝廷這邊就百官而哀,為忠魂祈得來世之福!似乎都在借這事在拼氣勢,攢民心,誰都是一副悲痛欲絕的樣子,仿佛死的不是餓狼營,而是自己先收的小妾一樣!
  津門現在是緊張的時候,而且人馬有限錢糧還得節省一些。論大手筆這方面肯定拼不過朝廷,雖然有所收斂但場面也是不小。尤其還得掏錢給巫烈他們修祠碑,許平十分的同情,體貼的知道紀龍哭的是什么,肯定是因為出了那么多的銀子而痛心。
  朝廷這邊倒不計較,大操大辦的做給天下人看。原本只能在平時抽屁的禮部這時候發揮了至關的作用,個個批麻戴孝的,哭得那叫一個慘烈呀,就像他們晚上就要被強迫去青樓賣屁眼一樣的凄厲,哭得是生者傷心,死者痛經。
  用計清剿餓狼營這件事上,紀龍也隱約感覺自己是贏了,但不知道為什么贏得那么沒底氣。自從剿滅餓狼營后“鐘漢”就沒半點消息了,莫坤猜測他可能被朝廷怒而殺之,所以眾人也就沒在意。
  朱允文坐握乾坤的冷笑著,對于餓狼營的全軍覆沒正是他要的結果。所謂的鐘漢一早就死在了許平的手里。一群人連尸體都沒留下,怎么可能會送去那封密信,這一切自然全是他導演的手段。
  餓狼營戰后的兩萬兵馬雖然都是上了年紀的老兵,但戰斗力依舊是強得讓人贊嘆,但在忠心的問題上卻還是讓人不放心。
  這樣一股強人如此在津門被紀龍策反的話,那時候才是朝廷最頭疼的事!要知道紀龍手里已經多了兩萬餓狼營的判軍,融合起來的話可是能抵擋普通的十萬駐軍。
  朱允文已經不想再忍受這種搖擺不定的態度了,以前一個紀中云就已經能把人折磨死,現在自然不想給巫烈這樣的機會。所以最好的辦法還是把餓狼營除掉,可眼下他們已經高調的說效忠朝廷了,百姓們都在看著又怎么下得去手。
  所以朱允文就借了紀龍的陰謀,通過暗地里的勢力送出那一封密信,再給了巫烈一個密旨!玩了一個迂回性的借刀殺人,又把這罪過推給了紀龍,可謂是一舉兩得的美事!
  所有人都看不穿這是一場皇權之下的陰謀,朱允文倒是覺得以紀龍的聰明才智遲早也會知道這都是自己一手安排的。但又如何,就像鬼夜叉殺了紀中云那樣,他又有什么可解釋的理由呢?
  許平得知這一消息后也沒什么驚訝,趕著潮流搞了一點悼念的活動后該干什么就干什么,似乎什么都沒發生一樣。畢竟這事的內幕如何,餓狼營為什么會被莫坤設下埋伏剿滅,他比誰都清楚,只能說紀龍又被老爹給玩了一把,這把還玩得特別徹底!
  雖然表面上大家都在為餓狼營的滅亡而悲哀,不過暗地里的動作也不會停下。莫坤帶著早就集合起來的四萬兵馬橫掃津門以北,迅速將被餓狼營打下的包括風波縣在內的城池拿了回來!
  那些在后方養傷的餓狼營傷兵自然不好過,莫坤高舉屠刀將他們盡數斬殺,對外宣稱是傷重不愈,草草的挖坑掩埋算是斬草除根了!對此自然朝廷是發了布告百般譴責,但除了譴責卻沒其他的動作,似乎很樂意看見這結局。
  只要不是傻子都能看明白,這幫傷兵已經上不了戰場,沒什么可用之地。但他們又功勛累累,朝廷勢必得為他們的還鄉妥善安排以堵天下悠悠之口,到時候花費的銀兩和精力可是不小的,莫坤腦子這一沖動朱允文和許平都開心的笑了。
  只有紀龍最早反應過來,不過也是遲了!只能打落牙齒往肚子里吞,又擔起了新的罵名。兩萬多老殘傷兵的解甲對朝廷的負擔之重他是知道的,但眼下莫坤已經將他們殺掉,紀龍也沒辦法了,總不能將莫坤砍了泄恨吧!
  雖說拿回了失去的城池,但莫坤也不是傻子。不敢再貿然的朝東北方向行進半步,再打的話就快進入破軍營的防區了。紀鎮剛率軍駐扎撐起這新的防線,破軍營的戰斗力可是比餓狼營還強上幾分,絕不是他那區區四萬兵馬惹得起的。
  原本的餓狼營在連年的摩擦中早就缺兵少將,朝廷也沒給多少糧草和銀兩,更別提給他們補充一兵一將。許多士兵年事已高戰斗力早就大不如前,雖然威名還在但實際上不僅人數缺稀,就連兵器都沒有新的可更換,戰斗力早就打了折扣。
  不過破軍營可是肥得流油,不僅朝廷支持,太子府都支持。統兵之人乃當今國丈,各部自然不敢怠慢,把這一營兵馬伺候得和祖宗一樣,破軍營兵多將廣又裝備精良,比起餓狼營自然更有威懾力。
  莫坤也只能趕緊冷靜下來,細想一下后悔自己的大肆屠戮,郁悶之余也只能趕緊把拿回來的城池先安頓好。布防,再拉些壯丁先補充完損耗的兵馬,建起新的防御公事,至于再往北前進一點,他也沒那個膽色去招惹紀鎮剛,和開朝四大軍營里現在唯一依舊驍勇的破軍營抗衡!
  拿回了那么多的失地,對于津門自然是振奮人心的消息。不過迅速的另一個消息再傳來卻是讓眾人氣得吐血,在河北邊上的三十多個城池卻是在閃電之間被惡鬼營打下。
  許平自然不是什么光明正大的人,那邊打風波縣打得是轟轟烈烈,意在穩定軍心和民心。一看莫坤集合了那么多的兵馬往北走去,許平這邊也不含糊,偷偷摸摸的集結起三個營的三萬人馬,以關大明為帥迅速的朝東推進,在訊雷不及掩耳的情況下朝紀龍的邊翼開打了。
  這些地方的駐軍大多懶散無能,再加上主力被調走了不少,兵分三路的強攻之下幾乎沒多少的難度就出師大捷。在莫坤興奮的拿下風波縣的時候,惡鬼營已經悄悄拿下了離津門一百五十里的塘城,把惡鬼營的大旗往前挪了近五十里。
  惡鬼營沒什么起師宣誓之類的活動,甚至連事前的準備都沒多做。許平一聲令下就偷摸的磨刀勵馬,饒開官道悄悄的前行,用偷襲的方式迅速的打開了戰機,不給津門任何反應的機會。
  塘城內硝煙還沒彌漫開,惡鬼營進駐以后沒有再推進。在關大明的吩咐下迅速的建起防御工事收繳判軍的裝備,而歐陽復也迅速的過來,清查叛逆收押人犯,接管起了這幾個縣城所有的公務,帶著手下人忙得可是連睡覺的時間都沒了。
  打下了這么多的地方,不管是審訊叛逆。查抄物資還是治理地方事務,都在考驗著歐陽復的能力和精神。但他也不敢有半點的馬虎,有時候困得幾乎拿針扎肉,也強制著讓自己保持著清醒,似乎被許平那一嚇給嚇得不輕,拼命的樣子讓人直呼是好官,但也有點變態了。
  對于塘縣一代的丟失,紀龍拿到奏報的時候無奈的苦笑了一下。現在莫坤在北邊帶著那么的兵馬,在確保防御的情況下也抽不出多余的兵力來打惡鬼營了,這鐵公雞倒真是吃死自己了。
  “會選時機呀”紀龍除了這一聲感慨,也沒多說什么了,似乎也只能默認這個事實,但同時也加強了一些要道和兵家勝地的防御,防止惡鬼營再次趁火打劫。
  塘縣有一處湖泊十分的有名,在城東十里外叫鏡清湖。這一片水域雖然不是十分的廣大,但水質清新無比,群山環繞風景動人。湖里產出的魚肥美鮮嫩可謂是名動一方,即使在河北饑荒的時候這的百姓也依著湖水的滋潤挨了過去,可說是一塊不錯的福地!
  山間到處寧靜的一片,鳥語花香絲毫看不出大戰的痕跡。湖邊上全是鵝卵石的鋪墊,看起來美麗而又充滿了詩意。清涼的湖風在面上輕輕的撫過,雖然有著秋的涼意但卻讓人感覺很是舒服。
  往日衣著樸素的百姓路過時,卻是有些不適的發現湖邊多了一群陌生的身影。遠遠的就可看見高頭大馬的兵將在戒備著,把往日的必經之道把守得十分嚴實,嚴禁任何人進出,看起來似乎有什么大人物在這一樣。
  比起手下人的忙碌,許平可以算清閑了許多,把破事全丟給他們去處理,自己帶著幾個美人出來游山玩水。
  南邊岸上架起了好幾座的臨時營帳,即使是臨時的但也一點都不粗糙。各種各樣的器物應有盡有,奢華的程度比起一般的大戶人家還強上幾分。雖然遠遠的有兵丁將這團團圍住,不過風景最美的這處卻是沒人敢靠近一步,連戒備的禁衛隊都不例外,因為他們是公的。
  最大的營帳內,小米正跪在了地上,眼里有著濃情也有點羞怯的說:“主子,您看這樣合適么??”
  “不錯呀!”許平嘿嘿直樂,有些懷疑的看了看自己身上的衣服,腦子里一陣的恍惚。類似休閑服的上衣,一件儉約的短褲穿起來十分的舒服!小米是個心靈手巧的女孩子,只是稍微一說自己的想法,她就做出了這么合身的一套衣服,讓人不能不疼愛呀!


正文 第251章:野外的情趣(二)
  “不錯呀!”許平嘿嘿直樂,有些懷疑的看了看自己身上的衣服,腦子里一陣的恍惚。類似休閑服的上衣,一件儉約的短褲穿起來十分的舒服!小米是個心靈手巧的女孩子,只是稍微一說自己的想法,她就做出了這么合身的一套衣服,讓人不能不疼愛呀!
  “可是”小米漲紅了臉,唯唯諾諾的說:“這樣感覺好奇怪呀,這算是衣服么。”
  “當然算咯!”許平疼愛的摸了摸她秀美的小臉,大大咧咧的說:“穿著舒服就行了,穿那么好干什么!!”
  “恩”小米乖巧的點了點頭,又溫順的為許平整理了一下衣服后,這才羞怯而又深情的說:“主子穿什么都好看!”
  “乖”許平哈哈大樂著,在她臉上親了一口這才像個紈绔子弟一樣,大搖大擺的朝岸邊走去。
  小米甜蜜的笑了笑,回過神自來這才輕挪蓮步跟了出來。搖曳的身姿越來越動人,在許平的滋潤下混身上下散發著別樣的活潑,純美得讓人喜愛不已!
  淺淺的湖邊倒是夠美麗的,更美的是湖水邊上三個風情不一的美人兒。一個是可愛幼嫩,又隱隱有種妖媚妖嬈的小loli。巧兒坐在了椅子上,因為行動還不方便的關系所以不敢亂動,頑皮好動的她竟然拿著個魚稈在釣魚,讓人感覺很是不可思議!
  另一個是一身粉身,顯得婀娜多姿的少婦。微風微微的吹撫裙角,面上溫柔的微笑有著讓人心動的美麗,靈逸的薄裙婉娩的飄舞著更顯得靈趣動人。應巧蝶站在巧兒的旁邊陪她釣魚,即使是站著,但她看起來也比小loli安靜了許多,明顯更適合這種安靜的趣事。
  冷月倚靠在她們后邊的一塊巨石旁,半斜著身子將本就美妙的曲線勾勒得更加的婀娜,雙手抱著劍,眼神空洞的看著泛起微微波瀾的湖水。絲毫看不出有半點的情緒波動,容顏依舊冷艷無比,冷冰冰的執行著她的守衛任務。
  “這是什么魚呀”巧兒拉起釣鉤一看,魚餌又沒了,大半天卻沒半點收獲,看著空空如也的魚簍不由氣乎乎的罵道:“別惹惱了姑奶奶,再不給我上勾的話,等我放毒的時候看你們全翻白肚子!”
  看著小loli天真可愛的嬉嗔,應巧蝶不由的撲哧一笑,忍俊難禁的笑道:“這一湖水多大呀,真要下毒的話得多少才能把魚弄死呀!”
  “”巧兒嘟著個小嘴,水玲玲的大眼睛死死的盯著湖面,這時候只恨不能自己下水去抓魚了,感覺上似乎是她被這些魚給調戲了一樣。
  應巧蝶溫婉的笑了笑,似乎是很喜歡巧兒的鬼靈精怪。陪著她繼續等著魚兒的上鉤,雖然等的過程有些枯燥,但也挺適合她這樣嫻靜的性格。
  冷月面無表情的看著眼前嬉鬧的場面,心里感覺到一陣溫?
小提示:按 回車 [Enter] 鍵 返回書目,按 ← 鍵 返回上一頁, 按 → 鍵 進入下一頁。 贊一下 添加書簽加入書架
江西快三开奖结果和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