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帝王野史(江山美人野史) 作者:棺材里的笑聲(活跳尸)》

下載本書

添加書簽

帝王野史(江山美人野史) 作者:棺材里的笑聲(活跳尸)- 第301部分


按鍵盤上方向鍵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頁,按鍵盤上的 Enter 鍵可回到本書目錄頁,按鍵盤上方向鍵 ↑ 可回到本頁頂部!
  雨辰似乎是在等待許平驚喜的表情,又憧憬著許平會很高興的抱著她親上幾口。但等的半天許平臉上除了茫然還是茫然,甚至還有點苦笑的意思。氣得她本就倔強的性子發作起來,狠狠的擦了一下眼淚,又氣又急的說:“你真不知道天武營么??”
  “沒,沒聽過!”許平既是尷尬又不好意思的撓了撓頭,這到底是哪來的番號,真就是半點印象都沒有。這印章是真貨無疑了,那這個天武營看來是真的存在了。
  “你和我出來!”雨辰氣得直剁腳,可不管臉上還有淚痕看起來很是狼狽,一把就抓著許平的手使勁的往外邊拖,這時候氣憤不已的她才是原本那個有點刁蠻又很是可愛的小郡主,嘟著小嘴氣沖沖的模樣倒也是俏皮得很。
  “去哪呀?”許平有些不明就里,似乎印象里還是第一次看小侄女這么認真的樣子,雖然有點疑惑但還是跟著她一起往外走。雖說很感動這小侄女對自己的關心,但始終覺得她說的這個情況真就是個兒戲而已,就算玉印是真的,但突然之間從哪冒出來這么一群家伙。
  雨辰氣得什么都不想說了,似乎是在幽怨許平沒表現出她預期的欣喜!!一邊狠狠的瞪著許平拋著一個又一個白眼,一邊又拖又拽的把許平拉到了大營門口。過往的并將們無不錯愕的看著這一幕,有聰明點的能看出這小太監其實是個女孩子,但邪惡一點的看見自己的主子和一太監糾纏在一起又拉又拽的就感覺胃里一陣的不舒服。
  兩人一路到了大營門口,小雨辰不管兵將們詫異的目光,小胸脯一起一伏的看起來很是激動,不是很樂意的哼了一聲,沒好氣的說:“你等著看,沒心沒肺的東西。”
  話一說完,她就賭氣一樣的轉過頭去耍起了小脾氣。許平怎么勸都沒用,這小Y頭看起來真是生了氣。平常雖說有些叼蠻但對許平的話還是言聽計從,千依百順得和個乖巧的女兒一樣。但這會從這態度上來看。這個天武營似乎她很熟悉一樣,而且在她心里還特別重要,自己只是笑話幾句她都不樂意。
  許平是百思不得其解,不過看她較起了勁。心想左右現在也沒什么事,就陪著她一起站在營門口,但真有點期待這小Y頭會有幾萬兵馬送給自己。
  獨特的太監服,純美之極的容貌。再加上生氣之時嗔怪中透著嫵媚的性感,雨辰的少女氣息中卻帶著不一樣的女性妖冶。這一幕讓過往的兵將們禁不住多看了幾眼,許平也是看得口水直咽,恨不能直接把她抱回營中享受這Y頭最狂野的伺候。
  但大庭廣眾之下自然不能做什么過分的事,連親個嘴都會刺激到軍中的那些光棍,要換平常的話。許平早就把她抱上床去,直接干她個死去活來的收伏了這個小妖精。不過看她這會這么認真,也不能再用嬉笑的態度去對待,馬上命人送來茶水點心和她一起等著,心里也疑惑這個天武營到底是哪來的神圣,能讓這一向開朗的小Y頭在意成這樣。
  雨辰狠狠的咬了一口上好的綠酥餅,氣氣的白了許平一眼后又轉過頭去,一副不理不睬的樣子看著遠方,似乎真在等待什么一樣。
  許平一看這Y頭不正常的耍起了小脾氣,說什么笑話她也不理自己了,馬上知趣的閉上了嘴陪她一起等。等得是哈欠連天都在懷疑是不是又被耍了,營前的大路上平靜的一片根本沒半個人煙,但看小侄女一副認真的樣子又不能問,難得看她那么嚴肅感覺上真有點奇怪!
  兩人一直等到日近黃昏之時似乎都沒什么動靜,這時夕陽已經靠近了地平線。萬里的晴空上布滿了迷人的朝霞,如玉如金特別的動人,如此浪漫的場景特別適合談情說愛。可小雨辰似乎鐵了心不理許平一樣,眼光始終期待的看著大路。
  就在許平等得有點不耐煩想說幾句的時候,突然感覺大地似乎有點不安的顫抖起來,顫抖得連椅子都禁不住的晃動幾下。再抬頭一看,旁邊的哨兵一個個露出了警惕的神色,立刻明白了這動靜之大必定是大隊的騎兵前進才會擁有的。
  就連茶杯里的水都在不停的蕩著水波,可想而知這突然出現的動靜有多大了。而且必須是急速行軍才會有這樣的轟鳴,許平一下就有點坐不住了,猛的站起身疑惑的看著小雨辰。
  雨辰頓時滿面的欣喜,不過回應許平的只有略帶可愛的鬼臉和小孩子一樣得意的笑容。
  “下令全軍戒備!”歐陽復一直小心翼翼的伺候在旁邊,一聽這動靜立刻就警惕起來,馬上嚴聲的號令手下的兵將集合馬上作出應戰的準備。


正文 第309章:公主+郡主。母女來襲(三)
  畢竟現在是非常時期,什么事都必須要預防一下。眼下惡鬼營唯一算得上是盟友只有天機營,就連地方駐軍都不是可信任的。而突然出現這么大的動靜又沒得到前沿崗哨的通報,這樣的情況任誰都沒辦法放下心來。歐陽復的反應是對的,一聲令下惡鬼營的兵馬開始火速的集結著。
  “怎么回事!”許平心里盡是疑惑,馬上轉頭看向面露喜色的小雨辰。難道她真的帶來了大批的兵馬,不太可能呀!!
  “誰知道!”雨辰賭氣式的一嘟小嘴,轉過頭去不理睬許平,一副你不信我,人家就不理你的模樣。雖說態度上不怎么好,但給人感覺總很可愛,只是這時的俏皮似乎有點不合時宜。
  “歐陽,別緊張,應該是朝廷的援軍到了!”許平一看她這架勢,立刻明白了有兵馬來援的事可能是真的。立刻下令全軍戒備之余別過份的緊張,心里倒真好奇這個天武營到底是何方神圣了。
  轟鳴的踩塌之聲越來越近,萬馬奔騰的聲音何其的大。沒一會就感覺到杯中的茶水都在不停的震動,水波的蕩漾也變得越發的劇烈,連茶杯都有些不安份的搖晃著。歐陽復越來越緊張!!眼神一刻都不敢放松,死死的盯著前方的小路。雖然主子下令不必緊張,但萬一有變故的話他也做好了一戰的準備。
  “擺陣!”關大明一看全軍太已經集合,一聲令下惡鬼營立刻擺出了迎戰的陣形。兩萬兵馬形成了保護圈又拉開了防線,兵將們一個個滿面凝重的看著遠方!
  營門大路的拐角,郁郁蔥蔥的樹林旁突然塵煙四起,轟鳴的聲音驚得歸了巢的鳥兒都飛上了半空。在塵煙之中奔突然出了一隊人高馬大的騎兵,打眼一看一個個身著赤紅色的制服,外邊穿的全是老式的裝備!盔甲已經有點黯淡無光了,甚至連兵器都是最老最粗糙的樣式,有的都已經是斷痕累累,殺傷力幾乎連鐮刀都比不上!
  一大隊的騎兵似乎目標正是惡鬼營的駐地,長長的行軍隊伍后邊是奔跑的步兵。如此大的陣仗竟然沒多少的異聲,除了馬蹄聲和他們的呼吸之外幾乎沒別的聲響。這種恐怖的沉寂讓人感覺很不舒服,不舒服得連喘息之間都不太連貫。
  長長的行軍隊伍一下就翻起了漫天的煙塵,壓抑的行軍紀律不知道該說是詭異還是嚴明。反正這種感覺給人很不舒服,不舒服得都有些窒息的難受。從飛起的塵煙來看,這個綿延數里的隊伍起碼有兩三萬的兵馬!!
  雖說裝備簡陋甚至是破舊,但光是這股子肅殺的氣勢就不容小覷!!尤其是最前方的騎兵們一個個陰著個臉,根本不像是來支援的,反而更像是要來打場惡仗一樣。
  “戒備!”歐陽復不敢托大,怒喝一聲號令全軍警惕。馬上又下令弓箭手準備著,這種軍紀嚴明的隊伍一但是敵人的話就不好對付了。
  “備戰!”關大明心里一突也是不敢怠慢,咆哮一聲立刻抽出了腰間的大刀。看著眼前這支殘破的大軍,不知道為什么總有一種隱隱相識的感覺。
  許平瞇著眼皺起了眉頭,這到底是什么隊伍。怎么聽都沒聽過,而且穿的都是已經淘汰的老式軍備!不說兵器已經殘破得像是埋了許多年,光衣服和盔甲都有點雜亂無章,說是軍隊的話,給人感覺更像是一支臨時湊起來的土匪軍。
  但別的不說光是他們這種壓迫空前的氣勢就絕不是什么新兵蛋子或是酒囊飯袋的地方駐軍所能有的。這種軍紀空前嚴明的感覺自己似乎體會過,但只在破軍營和餓狼營這些百戰余生的老兵身上體會上,但按現在的情況來看這絕對不是開朝四大營的兵馬之一,他們到底是什么來路???又和小侄女有什么關系???
  許平的疑惑更重了,這時看著眼前的兵馬越來越近也不敢不防。雖說臉上還是一副氣定神閑的樣子,但混身的真氣已經開始活躍起來。準備一但情況不對的話,立刻就先帶著身邊的小侄女躲避他們的沖鋒!!
  空氣空前的緊張,一下子惡鬼營的兩萬兵馬全數戒備起來,無不緊張的凝視著越來越近的這大隊兵馬,在不知是敵是友的情況下手里的兵器舉也不是放也不是。可人家似乎一點停的意思都沒有,依舊保持著極快的速度朝這邊沖了過來。
  “拿刀來!”許平一看他們的速度一點都不減緩,連崗哨的喊話都不回答半句,根本不知道是敵是友!再也坐不住的讓人牽來了戰馬,拿來了比較熟悉的九環大刀做好了一戰的準備。
  “叔叔!”雨辰一看許平眼里一寒動了殺意,眉頭里已經散發出了濃郁的陰霾。再也無法倔強的裝下去,小手馬上抱住了許平的腿,楚楚可憐的哀求說:“這不是叛軍,真的是雨辰給您帶來的兵馬,您就信我一次吧!”
  “主子,萬不可大意!”集合起來的武將們個個都橫刀立馬,早早的做好了戰斗的準備。眼前的大軍誰都不熟悉,但光是這個氣勢就沒人敢小覷他們!!
  “是呀主子,這幫人連話都不說就沖過來,小心有詐!”關大明一邊著急的喝喊著,一邊已經按耐不住令全軍不必再有拘束,情況不對時必須一戰了。
  許平抬頭看一眼自己麾下的大將們個個一臉的焦急,再轉頭看一眼已經跪在地上滿面委屈的小侄女,楚楚動人的眼里已經全是哀求的意思。眼光無奈的看了看越來越近的大軍,痛擇再三后一咬牙喝令道:“惡鬼營全軍聽令,沒我的命令不準擅自迎敵!!”
  “主子,不能輕敵呀!!!”
  各種嘩然的聲音一下全響了起來,兵將們并不是不遵從命令。只是擔心這若是敵人精心安排的偷襲,到時候想做出反應都來不及了。盡管不少人知道眼前這個驚艷動人的姑娘是皇家的郡主,但非常時期誰也不敢說能百分百的相信她。
  “主子”關大明也是著急萬分,沒有地勢上的防御優勢。而且惡鬼營現在才兩萬兵馬,盡管有著裝備上的優勢,可一但打起來的話他也不管百分百保證輸贏。
  “全軍聽令!”許平也不多加解釋,混身真氣凝結,放開嗓子怒令了一聲。
  一時間全營上下沉默不語,軍令如山倒,除了應令外沒別的辦法。雨辰一看許平堅毅的臉上全是信任,又有點猶豫和糾結的痛苦,一時間感動得眼眶又有些發紅了,跪在地上一邊揉著眼睛一邊顫聲的說:“叔叔,你干,干嘛要聽我的”
  “因為,是你”許平轉頭,輕描淡寫的說了一句后。目光依舊深邃的望著前方,雖然說話里充滿了信任,但握在手里的刀已經忍不住的抬了起來,做好了隨時上前拼殺的準備。
  這隊兵馬實在太詭異了,不僅事前沒得到任何的消息。就連他們在通過自己的防區時崗哨都沒事先通報,這種情況的出現讓人氣憤又倍感疑惑。就算雨辰是郡主的身份,但以她的地位也不可能讓自己手下的兵將們沒通報也沒阻攔就放行,對于他們的警惕性許平還是有著絕對的信心。
  可眼前的兵馬竟然不識好歹的繼續前行,許平這下再也忍不了了。血氣一上涌立刻怒火中燒,在全軍著急而又期待的眼光中舉刀朝天,怒喝道:“惡鬼營聽令,準備戰斗!!”
  眼前的兵馬已經不足百米之遙了,馬蹄楊起的煙塵越來越近。許平話音一落。手里的大到舉了起來,明顯已經有著戰斗的架勢!已經按耐不住的兵將們一看主子都舉起了刀紛紛的翻身上馬,全都把寒光滲人的兵器高高的舉起。
  “大膽,見到太子殿下竟不下馬參拜!”歐陽復已經換好了一身的戎甲,手持雙頭槍策馬到了全軍的最前方,朝眼前不明來路的大軍喝喊道:“再不停下,是為大不敬!!”
  他的聲音蘊涵著真氣的渾厚,濃重得是擲地有聲。但前方的軍馬竟然不為所動,依舊保持著極快的速度前行!許平再也沉不住氣了,舉起刀來怒喝道:“大膽,惡鬼營聽令!!不管是敵是友,給我把這些家伙砍了!!”
  “斬于馬下!!”惡鬼營全軍的緊張似乎一下得到了釋放,兩萬大軍一齊舉起了寒光閃閃的大刀,鋪天蓋地的喊殺之聲一時間響徹了整片大地。
  這時候雨
小提示:按 回車 [Enter] 鍵 返回書目,按 ← 鍵 返回上一頁, 按 → 鍵 進入下一頁。 贊一下 添加書簽加入書架
江西快三开奖结果和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