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帝王野史(江山美人野史) 作者:棺材里的笑聲(活跳尸)》

下載本書

添加書簽

帝王野史(江山美人野史) 作者:棺材里的笑聲(活跳尸)- 第44部分


按鍵盤上方向鍵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頁,按鍵盤上的 Enter 鍵可回到本書目錄頁,按鍵盤上方向鍵 ↑ 可回到本頁頂部!
荒艸鋈嗣彩且蛭庋砥揭猜淞艘桓鋈拾拿?br />   “起來吧!”許平淡淡的說道。
  張慶和依然跪地,顫聲的說:“奴才不敢。”
  許平沉默著沒說話,氣氛反而更加的陰冷了。正好這時候趙鈴似乎忙完了一個階段走進了大廳聽見了兩人的對話,走上前去柔聲的說:“張大人,主子讓你起來,你就起來吧!”
  張慶和這才戰戰兢兢的站了起來,面上盡是自責和愧疚。
  趙鈴也知道兩人還有事談,和許平道了個安后懂事的回避了。
  “到底是什么原因!”許平面帶冷色的問道,張慶和的能力不用懷疑,這么長的時間沒有建樹肯定有別的因素在從中干涉。
  張慶和一邊擦去老淚,一邊面帶憤色的說:“回主子,商部雖然說為部,但卻為朝廷其他官員所不恥。尤其是禮部三天兩頭的鬧點事,印貼發向各省。官員們簡直到了視若無物的地步,難免商界之人都會怕引火燒身而避開。于慶在廣東能有那么大的動作,也是因為人脈廣闊的關系。”
  “那他也是冒險一賭了?”許平雖然想到阻力會有,但沒想到居然會嚴重到這地步,看來大家都把自己的商部當成太子的一個玩笑而已
  張慶和小心翼翼的看了看許平的臉色,這才點頭說:“確實,于慶也是用身家性命賭上這一回。不過據他私下和奴才訴苦,他現在也是像過刀山一樣,走一小步都沒順利的時候。”
  “明白了!”許平臉色陰暗到了極至,氣得一手拍在了桌子上,硬實的紅木方桌立刻砰的一聲散成了木屑。
  “奴才無能!”張慶和嚇得又跪了下去。
  許平卻是沒去說他,冷著臉說:“趙鈴,將我房中御扇請來。”
  趙鈴早在屏風后邊侯著,見愛郎第一次發這樣大的火心里就一陣的不安。立刻就快跑著到許平的房里,恭敬的磕了九個響頭后才小心翼翼從祖皇朱元章的像下捧起御扇,馬不停蹄的的跑了過來。
  許平接過后,揮手讓她先下去,滿面嚴肅的站起身來將外邊的絲綢護套慢慢的抽去,將玉扇打開。面色莊重的看了一會,心里默默的念叨了幾句后厲聲的說:“張慶和,給我站起來!”
  “是!”張慶和雖然有些害怕,但還是馬上站直了身。
  許平將扇子遞了過去,語氣有些陰冷的說:“祖皇開國之扇,現在暫賜于你。”
  張慶和嚇得腿都軟了,開國祭天之物,拿著它簡直就可以和圣旨的威力抗衡了。幾乎是所見之官,先斬后奏,慌忙跪了下去,卻是不敢伸手去接。這把扇子意義實在太重大了,手持著它即使是封疆大吏一見也必須三跪九叩。
  “商部之事,權宜而行。”許平努力的讓自己消消火別那么激動,不過也是免不了猙獰著臉,咬牙切齒的說:“再有阻撓之人,上至朝廷一品你都可以先斬后奏。”
  張慶和一看這架勢就知道了主子硬要扶持商部的決心了,心里不禁澎湃的激動起來。顫抖著雙手恭敬的從許平的手里請過御扇,手抬高的磕了九個響頭后這才敢站起來。
  張慶和自然不敢去打開扇子看個究竟,不過有了這樣堅定的支持辦起事來可以放開手腳了。想想手上的扇子是祖皇之物就激動得心臟都快承受不了了,血壓一直沖擊著腦子,頭都有些發暈了。
  張慶和好不容易才讓自己別暈過去,大大的吸了口氣平穩了一下心神,這才面色嚴肅起來,決絕的起誓說:“祖皇之扇在手,奴才張慶和誓言絕不玷污御扇之威。半月之內商部無法成形,奴才滿門自刎謝罪。”
  “去吧!”許平很是滿意他的態度,揮了揮手說:“御扇掛于商部,有鬧事之徒。形同叛逆。”
  “奴才遵命。”饒是一向儒雅的張慶和這時候也是臉露兇光,這句話就等于說再有禮部的老頑固來鬧事,可以殺幾個給天下人看了。
  等他退了下去后,趙鈴這才有些戰戰兢兢的走了出來,嬌俏的臉上盡是擔憂的神色。本想問祖皇之物賜一布衣商人是否不妥,但一想不是自己這婦道人家該問的。立刻就把好奇心都咽了回去,走上來給許平倒了杯茶后,柔聲的說:“平哥哥,您消消氣吧!!”
  “恩!”許平喝了口茶,溫柔的握住她的小手,輕聲的說:“鈴兒,累了吧。你也休息一下!”
  “鈴兒不累。”趙鈴一邊走到許平的背后開始用小手輕柔的按著許平的肩膀,一邊情意綿綿的說:“只是平哥哥生氣了,鈴兒看著心疼。”
  “沒事的傻Y頭。”許平愛憐的看著她,這時代的女子能這樣出去拋頭露面也是需要很大的勇氣。盡管都知道她是太子的女人,但也是免不了會飽受非議。
  趙鈴一邊溫柔的伺候著愛郎,一邊眼珠子滴溜溜的轉著,好一會后這才試探著說:“平哥哥,鈴兒昨天算了一筆帳。”
  “說吧!”許平心里暗自的嘆了口氣。
  趙鈴面露難色的說:“鈴兒知道自己一個婦道人家不該過問,但是酒廠交上來的銀子幾乎都投到了天工部去。雖說這一幫工匠們要求并不是很高,但那么多的人聚到一塊來。吃飯,睡覺,還要他們要的工具再零散算一起卻也是數目驚人啊!”
  “我知道!”一說到錢許平腦袋又開始發疼了,語氣有些無力的問:“鈴兒,有沒有什么賺錢的好辦法啊。你平哥哥窮的快當褲子了,現在路過屠宰房我都在想把自己拉進去賣肉能換來多少錢!”
  趙鈴忍不住撲哧的一笑,滿是柔情的看了許平一眼,認真的思索了一會后,語氣怯怯的說:“平哥哥,鈴兒倒是有個主意,但就是怕您生氣。”
  “什么主意,說吧!”許平笑呵呵的將她的小手拉到面前,愛憐的親了一下,這原本嬌嫩如玉的手指上變得結實了一些,也是更瘦了一點。可愛的小Y頭為了自己真是累壞了身子。
  趙鈴見許平心情大好,忍不住頑皮的說:“你得先答應我不生氣好不好。”
  “好好!”許平伸手一拉,將她抱在懷里后溺愛的刮著她小巧精致的鼻子,柔笑說:“好,你說什么我都不會生氣的。哪怕你說最好的辦法就是讓我去賣身也沒關系,這樣行了吧!”
  “討厭”趙鈴矜持了一下,但還是迷戀的享受著愛郎的懷包,嬌嗔了一聲后說:“平哥哥,其實酒廠辦后我自己的感覺。雖然酒是不錯,但大家掏錢的主要原因還是因為這酒是供酒,有了這名頭再多的錢都有人買,如果沒有的話我估計是不會有人花那么多錢就為了呢喃一醉的。”
  許平本就是想和她嬉鬧一下,但一聽這話頓時也是眼前一亮。自己怎么就沒想到這方面來呢,什么奢侈品都是因為有背景才奢侈的,越貴越有人買,價格便宜了還真就不是高檔貨了。
  許平腦子立刻就飛速的運轉起來,但還是先問她:“鈴兒有什么好想法!”
  趙鈴很高興愛郎居然會問自己,要知道這年代女人的地位其實很低的,幾乎男人做事沒人會問女人有什么想法。能做到許平這樣溫柔體貼的更是少之又少,所以趙鈴一直都感覺自己活得太甜蜜了,不過馬上讓自己的小腦袋先別發昏了,能幫愛郎分一下憂才是真的。
  “平哥哥!”趙鈴想了好一會后,嬌滴滴的說:“其實我倒感覺不是有多復雜,不管衣食住行,珠寶玉器都可以考慮的。只要掛上了皇家的牌子,即使是拿瓶醋都能賣上高價,造辦處那邊能配合著從咱們這進貨的話,其實運作也是很簡單的事。”
  “你個鬼靈精!”許平哈哈大樂,忍不住在她的臉上狠狠的香了一下,又激動的將懷里的小美人放低了一些,在她的嚶嚀中聲吻住了她嬌嫩香甜的小嘴,舌頭馬上激烈的索取著甘香的味道。
  “嗚”趙鈴低低的呻吟了一下,羞閉美目回應著愛郎的熱吻,感覺自己幸福得都快暈過去了。
  將小美人吻著混身酥軟以后,許平這才色色的按上了她的酥乳,一邊揉著一邊說:“小鈴兒,你真是為夫的賢內助啊!”
  “平哥哥!”趙鈴幸福的呢喃了一句,眼里盡是水霧的看著許平,咬著小嘴唇面色微微的有些情動,盡是期待的看著許平。
  最難消受美人恩啊!許平被這銷魂的眼神看得忍不住了,兩人分別多日了,這會她這樣主動的暗示自己還等什么。一個橫抱將她輕巧的身子抱起朝屋里走去,關上門以后已經迫不及待的抱著她朝床上丟了過去。
  “別,現在”趙鈴還矜持的想掙扎,身子被壓小嘴被堵立刻就沒了力氣。身上的衣服被一件件的剝去,露出了如羊脂美玉一樣的嬌軀。
  許平喘著粗氣,大手游走在她的全身,熱吻也是不停的挑逗著她敏感的地帶。在趙鈴不安的扭動著,嬌吟不止的時候將自己身上的衣服盡褪,溫柔的再一次占有這個充滿青春朝氣的美妙玉體。
  趙鈴滿足的呻吟了一下,馬上就和許平糾纏在了一起,兩個白花花的肉體開始有規矩的蠕動起來。
  嬌淫淺唱,白膚勝雪。許平溫柔的寵愛著身下百依百順的小美人,一下又一下輕輕的頂到了她身體內的最深處。
  “啊平哥哥不,不行了”
  一向靦腆的趙鈴也是香汗淋漓,在混身一顫來迎來了第三次的高潮,似乎來得太過于強烈。竟然兩眼一白,幸福得昏了過去,大口大口的喘氣著,圓潤的乳房上下的起伏。
  許平可不想把她搞得下不了床,這樣的話小Y頭還能有體力給自己斂財么。盡管還沒射,但還是停下來一邊和她說著綿綿的情話,一邊愛不釋手的把玩著少女獨有的彈性肉體。


正文 第53章:女扮男裝!
  囑咐她好好的休息一下,這才起身簡單的穿了件衣服出屋。雖然很想陪她一起睡一覺,不過腦子里事多卻怎么都睡不著。
  走到屋外的時候外邊已經是月牙高掛了,許平呼吸了一下沒有如何污染的新鮮空氣。感覺下午的火氣消散了許多,悠閑的晃到了后花園。
  柳叔正在伺弄著他那些花草,見許平走過來立刻就迎了上來,笑呵呵的說:“主子,怎么有閑心上這來了。聽說您剛才發怒了,現在看起來心情好了許多嘛!”
  “是啊!”許平大大的嘆了口氣,比起手里繁瑣的事情,不管是可用之人還是銀兩都是大大的欠缺,確定讓趙鈴增加一些別的生意,那免不了招募而來的一些人手還有府里的人會被帶走。
  許平心里細數了一下,可用的人才幾乎已經是捉襟見肘了。天工部的籌措一向是趕進度的,而且這些工匠慢慢的匯集而來勢必得有人去管理。這幾天就連府里管下人的肖副總管和另一個帳房先生都被她拉走了,搞得柳叔一把年紀了還得再拿筆暫時補上兩人的空缺。
  許平不禁苦著臉嘆了口氣,我有氣無力的問:“柳叔,上次篩選完以后的人似乎都用上了,難道就沒幾個可以勉強先用上的人嗎?”
  柳叔也知道主子現在的難處,府里但凡有點能力的幾乎都沒了,現在是恨不能把后院的豬牛都當人使喚。隨便招募來的人又不保險,即使是茶樓那招來的學子們,現在張虎都在忙著調查他們的底細,畢竟現在還是比較敏感的時期。
  想了想,突然一拍手說:“還有一個叫郭子紋的書生。不過孫正農都說這人雖然聰穎但有些死板,如果用于管內還算是可以的,就勉強留了下來。不過他是京城人士,所以并沒有住在府里。”
  “死板,死板!把他喊來吧。”許平默默的念叨著,只要底細干凈有人用總比沒人用比較好,最多自己費點力氣給他洗洗腦,實在不行先讓他當個帳房就行了。
  柳叔吩咐家丁去后兩人渡步到花園里走了一會,許平腦子里始終想著事情。柳叔知道自己幫不上忙在一邊也沒敢開口。兩人到了石椅上坐下。
  許平才想起了張玉龍的事,趕緊問道:“對了,林偉和孫正農在云南的事辦得怎么樣了?”
  柳叔嘆了口氣,搖著頭說:“張玉龍到底在那經營了十多年了,不管地方的勢力還是官面上的都做得和鐵桶一樣的穩固。再加上有當地各族的支持,林偉現在真是舉步為艱。就連孫正農都說這事不知道該從哪下手。”
  “怎么會這樣的?”許平有點意外的問:“張玉龍不是被咱們暫時扣在京城了嗎?云南那邊竟然還咬不下口?”
  柳叔苦笑了一下,說:“這事其實倒也正常,即使張玉龍人被扣在這。他估計也不難看出這是有意的,現在恐怕書信早就遞到了云南的心腹手中,為了保命他肯定會更深的朝紀龍靠攏過去,畢竟云南自古蠻荒之地,民風卻異常的彪悍,如果紀龍舉事的話最西北之角不就可以和京城遙相呼應嗎?”
  許平一時語塞了,不禁有些自責的低下頭來。自己到底還是太過于自信了,這一步走的等于是在提醒紀龍這邊已?
小提示:按 回車 [Enter] 鍵 返回書目,按 ← 鍵 返回上一頁, 按 → 鍵 進入下一頁。 贊一下 添加書簽加入書架
江西快三开奖结果和值